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85章 要留清白在人间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 免去追书的痛!

“竟然是你?”

“原来你就是马周天天说的那个天才?”

“好诗。”

“哈哈,好诗,就到我们诚心堂吧。”

“怎么可能去你们诚心堂,这个水平肯定是率性堂。”

此诗一出,屋子里立刻乱了,各种声音把李东升耳朵塞满了,有更过分的直接拉着他的手就准备走,也不等分配了。好学生大家都想要啊,于是也有阻拦的、有看笑话的,乱哄哄的一阵。

这个时候帘子有被掀了起来,一个四十岁左右,面容严肃,眼神犀利的男子穿着深色圆领袍衫,上有暗花,带着璞头,还没有开口就用眼神这么一扫,屋子里立刻安静下来了。几个老师也回到自己座位上,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李东升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大家这么怕他可以看出这个人很有权,也有威信。那个人看了他一眼问:“什么事情这么嘈杂?”

屋子一片寂静,还是哪个年轻的老师回答:“刚才这个李东升吟了一首诗,老师们都很欣赏,想要他到自己班上去做学生。”

“是吗?什么诗这么好?让我也欣赏下。”

那个年轻的老师就把诗又念了一遍,严肃的眼神也缓和了下来:“不错,你就是马周老在我面前念叨的李东升吧。”

然后顿了顿,“老夫颜浩,是绳愆厅的,你的学问我也听说了,分配的事情要祭酒来做决定,你跟我来。”

李东升低眉顺眼的跟着他走,刚走出屋子就听到里面传来几声叹息:“唉,这么好的学生不知道分到那个班呢。”

“就是,美玉在前可惜不能雕琢真是人生憾事。”

“估计又便宜了姓崔的老家伙。”

颜浩在前面走。李东升毕恭毕敬的跟在后面,院子里的人看到颜浩都是行个礼然后站的远远的,可以看出颜浩在国子监的地位还是蛮高的,估计是绳愆厅的负责人。

一路无话,到了最后面的一个屋子,颜浩在门外朗声道:“下官颜浩,求见祭酒。”

屋子里传来了一个略有苍老的声音:“颜司业直接进来就行了,不需通报。”

颜浩昂首走进屋子,李东升也不管了,跟着进了房间。房间也不大,窗户是开着的,说道窗户李东升又要吐槽了,这个时代是没有玻璃的,有钱人用绸缎,中等人家用的是那种粗糙的纸,窗户还不大,因为太大的话风就会把窗户纸给吹通了。穷人家就直接用草堆起来,而且是跟厨房一起,做通风用的。

国子监嘛,条件还是可以的。用的是绫,还带有暗花估计不便宜。窗户向外开着。屋子里还算亮堂。一个须发洁白的老者坐在案几后面,穿着绯色澜衫,面色和蔼:“颜司业请坐。”有侍者过来给颜浩倒了水。

颜浩坐下后,李东升站在大厅里就比较显眼了。那老者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笑着问道:“颜司业来有何事啊?”

颜浩站起来道:“禀报祭酒大人,今天这个李东升来报到,下官想问下他安排在哪个堂?”

那老者压了压手,示意颜浩坐下,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李东升道:“你就是哪个马周天天说是天才的李东升?”

李东升不敢怠慢,作揖道:“学生李东升,拜见祭酒大人。”

“嗯,长相还可以,怪不得能在玲珑阁能出名。哈哈”

李东升哀叹,为什么每个人看到自己都要提这个事情,以后我们还怎么快乐的玩耍。也不好解释什么,就这么尬站着。

老者笑了一阵,道:“老夫孔颖达,为国子监祭酒。你是李尚书的侄儿,又是皇上亲口许诺进国子监的,还有马周帮你扬名,按理应该直接进率性堂,但是学问这个东西,名声大不见得别人就服气,率性堂里都是我大唐的精英人士,个个傲气的很,不考一场进去大家肯定有意见,这样吧,我就在这里考考你,通过了就去率性堂,过不了呢,只好委屈你去别的堂了。”

颜浩在旁边也是捻须点头,插话道:“不如把博士厅的老师都叫过来,也好做个见证。”

孔颖达点头道:“好办法。”吩咐了侍者去叫老师。

看李东升站那里也不自在,孔颖达也是个诙谐的脾气,有点老顽童的样子:“听说你才思敏捷,作诗速度能跟曹植相比,我来考考你。”转头看了看房间,房间里空荡荡的也没有什么好的题材,玩心一起,指着雪白的墙壁道:“就以那个为题吧。”

这个时候老师们也陆陆续续的进了房间,正好听到孔颖达指着那个墙面让李东升作诗,他们还没有坐下就交头接耳:“啊,祭酒大人是在为难他吗?”

“就是,这个也太难了吧。”

“李东升肯定做不出来。”

“这样也好,谁做诗不是反复思考,字字斟酌,现在看他的样子估计难。”

“祭酒大人也是想杀杀他的傲气啊,让他知道我们国子监不是那么好混的。”

李东升看着老师们怀疑的目光,还有笑吟吟的孔颖达,严肃的颜浩,这个时候不能退让啊。他往前一步:“那学生就献丑了。”

腰背一挺,给众人一个伟岸的身影,双手负后:“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这首经典的石灰吟一出,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笑吟吟的孔颖达也停滞了笑容,正在捻须的颜浩一不小心拽下了几跟胡子,其余的老师们也是一时失声,就看到李东升的身影在屋子里显得分外的高大。

李东升也不转过身子,就这么背着手站那里。心里想:“还不赞美我,这么大的杀器都用了,应该能挽回我的青楼浪子的形象了吧,以后大家见面是不是应该叫我李清白?不好听啊,李石灰?更难听。”

孔颖达终于反应了过来,站起身来,出了案几,走到李东升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好,本来我就想试试你是不是真的像马周说的那样才思敏捷,果然能让马周夸奖的人都是不凡。这首诗仓促之间作出来,笔法凝炼,一气呵成,语言质朴自然,不事雕琢,感染力很强;尤其是大无畏的凛然正气更给人以启迪和激励。希望你以后能像你说的那样,清清白白的做人。”

(本章完)

《完本》网址: 书友超喜欢的【全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