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508章 他有没有那么好啊

科举顺利的完成,李东升交卸了差事又没有新的职位,继续回到每周去吏部门口看公告板的日子。他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还是到长乐坊去跟孔颖达他们去编编书,带着儿子去城外玩。不过为了防止高审行他们报复,出入都是大队人马。

  李世民这段时间比较忙,出征的将士死亡的要抚恤,打了胜仗要奖赏,抓回来的吐谷浑牧民要安置,反正是每天眼睛一睁,就要忙到晚上。

  还好有房玄龄这些宰相们一起分担政务,这天李世民刚忙完一阵,坐在椅子上端了一杯茶起来,喝了一口道:“辅机,你说这个茶叶还是被李东升做了起来,喝茶的流程简化以后,我感觉这个茶也很不错,不然就是喝个茶也要耽误很长时间,现在只要开水冲泡就好。”

  长孙无忌不想谈李东升,但是皇上提了开头不接也不行啊:“嗯,这个苦涩中带点回甘的味道还真的适合我们这样的人,来一杯提神醒脑,又方便。”

  房玄龄伸了个懒腰道:“李东升此子是个鬼才啊,你看他赤手空拳为大唐开辟两个产业,养活了多少百姓,此次远征吐谷浑钱粮上一点负担也没有,都是他的功劳。辅机,我看长孙冲虽然也是人中龙凤,不过比李东升还是要差一点啊。”

  房玄龄已经做了六年的宰相,他是老好人,平常也不愿意跟同僚有什么纠纷向来就事论事,但是杜如晦死后,长孙无忌拜相,这一年多来已经开始咄咄逼人,对于官员来说,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来分自己的权。所以房玄龄有机会也会点点他,何况自己的大儿子跟着孔颖达在编书,士林中的声望越发高涨,这都是李东升带来的,现在也算是拿人手软,只能帮忙敲敲边鼓。

  长孙无忌都要被气死了,刚要反驳。岑文本也接了上来:“不错,李东升这个家伙还真是个人才,前段时间丘和上奏章弹劾他挑起事端,滥杀土民,差点激起民变。我御史台派人去现场调查,你们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大家的好奇心都被吊了起来,因为这个案子李世民分给御史台去查,大家还真不清楚具体的内容,也是李东升一直没有得到安置的原因。李世民也来了兴趣,问道:“哦,去岭南的人回来了吗?有什么说法?”

  岑文本笑道:“陛下,我也是刚接到他们的报告,现在简单说下,具体的奏章回头呈上来。”

  魏征性子急,加上现在自己的女儿嫁在李靖家,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他也想利用李东升来为李靖加点筹码,直接大声道:“快点说啊,不要吊人胃口。”

  岑文本笑道:“一个六品官员被陛下跟政事堂这么多人讨论估计也是第一遭啊,哈哈!”看到大家期待的眼神,不敢再卖关子,绘声绘色的说道:“岭南大家的印象中都是瘴气遍地的莽荒之地,但是此次我御史台公干的人一到岭南发现已经比以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关键的就是修路,,李东升也在奏章中写过他要利用路把所有的甘蔗园跟茶园连起来,奏章中所言与真正在现场见到的完全不一样。”

  “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script");

 = "h/hm.js?38b76cd36806b805bd0f3ff6e3c8d8dd";

var s = ByTagName("script")[0];

Before(hm, s);

})();

-->

是不是没有修路啊,那就要治他一个欺君之罪了。”长孙无忌插了一句。

  岑文本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道:“辅机何出此言,李东升不但修了路,而且修的远远比他报的要多的多。毫不客气的说,现在岭南就是有人造反,我大军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秒杀。你没有看到现在冯家很老实了吗?”网更新最快电脑端:/

  “具体说说!”李世民都是看奏章才了解情况,很多东西都是文字性的,没有一点客观的描述,而且文言文言简意赅,具体的内容就需要他自己去想象,现在难得有这个机会,当然要详细的了解下。

  “那条路目前已经从桂州修到琶洲正在往广州哪里修,道路都是用细石子铺成,雨天不粘泥,晴天不杨土。每隔一段距离就是一个茶农、甘蔗工的休息营地,他们负责养护路面,而且这些人都是被集中起来工作,有什么事情顺着路一呼百应,李东升还组织他们进行了叫什么。。军训,对,就是军训,就是让那些工人进行操练,这次打土人就是因为他自己被土人偷袭,然后巡检裴胜去帮他报仇,杀了一些人。但是是丘和所说的挑起事端是子虚乌有。”

  李世民是打老了仗的人,一听这个话就道:“你的意思是那些工人跟茶农只要组织起来就能打仗?”

  岑文本点点头道:“据他们所说的确是这样,你看看裴胜带了一百个兵丁跟那些工人,就能连拔一十八寨,把那些土人给吓的屁滚尿流,连冯盎都不敢说个不字。这才几个茶园的工人,要是把岭南现在所有的茶园工人跟甘蔗工组织起来,最少要几万人。”

  “陛下,微臣弹劾李东升居心裹测,竟然敢暗中训练军队,请陛下将他拿下,严加拷问。”唐俭也跳了出来,这个仇终于有机会报了。

  李世民的度量还可以,摆摆手道:“捕风捉影的事情不要提。”然后对着岑文本道:“还有呢?”

  岑文本刚当上这个左都御史,这个是他上任以来办的第一件案子,有心向李世民跟朝廷的各位大佬卖弄:“依微臣之见,李东升此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从今往后岭南就是我大唐嘴里的一块肉,谁也别想有什么心思。他已经把整个的地图都带了回来,利用勘探道路的机会摸清了岭南的地形,利用交易的机会了解到了岭南土人的习性跟数量等,最远的听说已经派人到吐蕃哪里去打探消息,兵法上讲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我们第一次这么了解我们的敌人。他们在我们眼里就是透明的,我们还何惧之有。”

  唐俭撇撇嘴:“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啊?”

  看大家都听的津津有味,岑文本笑道:“事实就是事实,我跟他非亲非故也没有帮他说话的必要。具体等几天那么看到奏章就好了。”

  房玄龄捻须道:“那李东升不但无过还有功?”

  岑文本点点头道:“陛下,微臣还要弹劾丘和在交州大都督府收受贿赂污蔑朝廷大臣。”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唐地主家的傻儿子》,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script");

 = "h/hm.js?38b76cd36806b805bd0f3ff6e3c8d8dd";

var s = ByTagName("script")[0];

Before(hm, 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