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458章 请大人直接吩咐

在岭南,什么事情都离不开冯家。

冯家是一等一的世家豪族,祖上本是十六国时期北燕君主冯弘的后裔。冯弘因不能忍受投降北魏,便逃往高句丽,派其子冯业带领三百人渡海归顺东晋。北燕灭亡后,冯业留在高州。冯业的孙子冯融时,曾担任南朝梁罗州刺史。冯融的儿子冯宝,娶岭南高凉的越族大姓洗家的女儿冼夫人为妻,因而成为高凉地区越族的首领,南梁朝廷任命他为高凉太守。冯宝与冼夫人生子冯仆官至石龙太守,生子便是冯盎……

在唐武德四年,李靖越过南岭,到达桂州,派人分道招抚,所到之处,皆望风归降。大首领冯盎、李光度、宁长真皆派遣子弟求见,表示归顺,李靖承制都授以官爵。于是连下九十六州,所得民户六十余万。

在贞观元年,冯盎为了表示自己对唐朝的忠心,主动将自己的长子冯智戴送到长安去侍奉李世民,明眼人一看就出是送到长安做人质。

不过大唐的官员们对岭南王”冯盎心中始终不爽。因为这家伙虽然表面上归顺了大唐,维护了大唐统一,这几年也没有拥兵自重的举动,但是他仍然把岭南的财政跟军事都抓在手里,对于英明神武的李世民来说这个也是一大耻辱。更导致岭南之地在冯盎死后,一些有野心的人都是开始生事,弄的唐朝、宋朝很难受。

驿站之中,李东升的房门口脚步声响,一人快步走进来。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面色有些黝黑,身材瘦小,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农民,不过衣着华丽,一看不是普通人家。

一进了屋子,他赶紧就冲着主位的李东升施礼道:“在下冯智玳,见过李大人。”

李东升一听这个名字,立刻瞄了他几眼,不是他太出名而是他孙子太有名了,就是唐明皇身边的高力士。

李东升站起来道:“免礼,冯公子应邀远道而来,快请坐!”冯盎有三十个儿子,冯智玳只是其中的一个,也没有官职,李东升只好以公子称呼。

冯智玳一愣,没有想到李东升会这么客气,现在冯家的压力太大了,有人已经举报自己的父亲谋反,正好李靖又作为江南道总管,带来十二卫大军南下,谁知道是不是为了自己家来的?

“不敢,不知李大人召唤我有何事?”冯智玳不管怎么样,先把姿态放低。

冯家是岭南实际上的掌控者,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上,要是把李东升给惹毛了,送给李靖一个进攻的借口,那自己的老子肯定要把自己给吃了。

张勇站在李东升身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冯智玳看,自从出了刺杀的事情,他看谁都是这个表情,深怕再出什么意外。

冯智玳被看的浑身发毛,心道我又没有见过你,至于用这个杀父仇人的的眼光吗?不过今天有事,还是不要多生事端。

李东升笑着走上前来拉着冯智玳的手道:“越国公当日归附朝廷,为岭南免了刀兵之祸,岭南百姓无不敬仰,这次来的匆忙,不能面见越国公,只好请你来聊聊了。”

冯智玳惶恐不安,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要是他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怎么办:“不敢不敢,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李大人有事尽管吩咐。”现在就有人举报冯家在岭南骄横跋扈,自己虽然也是纨绔子弟,但是这个节骨眼上肯定不能表现出来。

今天他就是想装成一个家财万贯的乡下土豪,不管李东升怎么样的挑衅,也要按捺住性子,不能翻半点泡泡。这就是地方土豪的悲哀,没有了兵权,就任由别人拿捏。

冯智玳态度非常好,姿态摆得很低,两个人寒暄了半天。冯智玳道:“今天跟李大人一见如故,我带了点岭南的特产给大人,还望大人不要嫌弃。”

拿钱铺路是冯家的拿手好戏,岭南的财政全在冯家的掌控之中,那个钱还不是金山银海一般,随手拿出点来打点,就把朝堂上的大佬给打发了。所以这几年也算是相安无事。

不过对于李东升来说,钱财真是不重要,他脑子里有后世无数点石成金的方法,怎么会在乎冯智玳的一点点小礼物,对他来说钱财是最没有用的东西了。

所以冯智玳将话说完,看李东升的脸色时,却发觉他一点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种激动跟微笑,自己最拿手的送钱大法竟然失效了?这个李大人不会以为自己送的真的是岭南的土特产吧?

冯智玳有些郁闷,都是官场上的人,又不能直接说我送的都是价值千金的宝物,大人你见了肯定满意这样的话。只能尴尬的笑。

李东升拿起桌上的茶壶,亲自给冯智玳倒了一杯茶。

冯智玳感到受宠若惊,赶紧起身双手举杯:“谢大人!”

李东升呵呵一笑,也举杯示意了一下:“尝尝本官发明的新茶,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冯智玳听了紧张感稍微去了点,喝了一口茶道:“这个茶淡雅隽永,喝完后口齿留香,大人果然是君子,这个茶也是所谓的君子茶!”

李东升听了他的马屁,微微一笑道:“冯家世代镇守岭南,谁来这里都要拜你们的码头,也是岭南一霸,本官现在身为茶饮司主事,不知冯家能否支持一下我的工作?”

冯智玳听了李东升的前半句话,吓的半死,,岭南一霸这个词对于冯家来说简直就催命符,现在冯家最怕听到有人说冯家在岭南是如何如何势力庞大,如何如何的权势通天,要是被皇上听到,那还得了!!

不过后面的转折冯智玳也听进去了,他赶紧表态:“不敢当李大人的夸奖,不过我家在岭南还是有点人脉,大人有什么要求,请直接吩咐就好,我们冯家坚决执行,做好表率!”

来之前,自己父亲就跟他商量过,李东升作为朝廷官场新星,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政绩,他在杭州把江南的士族给拉下马三个,就说明了皇上跟李东升对这个土地丈量的势在必得,现在他带着血淋淋的战绩来到岭南,后面还有李靖的大军做后盾,自己在岭南肯定也不能去触这个霉头,他想要丈量土地尽管去量,反正就那么多地,缴赋税又不是他冯家一个人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