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442章 要人头还是要土地

李世民的命令一下,各地的人员纷纷往钱塘而来,古代可不是现在,有那么的多的酒店跟旅馆什么的,古代的人员流动可没有现代这么频繁,所以杭州的客栈立刻爆满,脑子灵活的人立刻把自己家空闲的房子租出去,也是一笔小外快。

李东升现在可没有耐心去教他们了,他可不是穿越过来教人种地的,大手一挥,把人员全给分配到程处亮他们那里去了,每个人带一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干活就好了。柴令武几个也坏,把李东升安排他们的活再安排这些家伙干一次,其中也有几个刺头,柴令武他们可不是吃素的,论身份,论品级都是直接碾压。

路途有远近,所以人来的也有早晚,先进带后进,这样也养成了一个恶趣味,反正后来的人就是干活,不管需不需要,看着别人受着自己的苦,心中就是无限快活。不过好处就是,这样真的能学到东西,一个多月以后直接就打发到地方上立刻就上手。

李东升这种事务性的工作是不想做了,他现在想的是怎么把局面给打开,大半年了也就一个萧家主动的配合了,看到那么大的利益,其余的世家也没有动,李东升也有点着急,难道真的有视钱财如粪土的人?

刺史袁才也不能依靠,他是本地人,年龄也不小了,几次接触下来就是一个等待退休的老干部,年纪大了,也没有上升的空间,又是本地人,坚持的就是一个稳字,信奉的就是无过就是功,也是一个不能依靠的人。

突破口在哪里呢?执照这个饼抛出去了,怎么还没有人来抢呢?

他这里在焦虑,其实江南的士族也在煎熬,本来以为他们只能就种种茶,但是李东升把茶叶经营执照这个大杀器给丢出来,那就是一个怎么也拒绝不了的诱惑了。要知道有了这个执照那二十年里就是源源不断的钱财,怎么办?

“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去办执照呢?”顾琦看着周围满满当当的一屋子人:“李东升实行茶叶专卖,没有这个执照就没有卖茶的资格,具体的利润你们也看到了,到草原上价比黄金,至于更远的西域,那更是供不应求。”

“执照肯定是要的,但是这小子把执照跟丈量土地给联系在了一起。肯定是说配合他,他就给执照,怎么破这个局?”王望抓着头发道:“他怎么做派,哪里像是一个刚入官场的愣头青,简直就是一个积年的老狐狸。”

“要不,我们推举一家出头,然后大家出本,拿一个执照下来,赚到钱了就以股本分账。”谢聪想了想,出了一个点子,他是官员,最习惯的就是绕过规则办事。

大家被他说得眼前一亮,是啊,只要有一家出头就行了,我们还是把自己家的土地给隐藏起来。不过让谁家出头呢?这个不是小事情,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人站出来。

“要不抽签?”沉默的时候有人出了个主意:“凭运气说话。”

“还是推举吧,大家众望所归的人可以代表我们。”

“就是,万一抽签出来的不愿意,那就麻烦。”其实他想说的是人家是明面的,这么多人把钱给他,万一他看到利润大,把在坐的大人都踢走,就搞笑了。还是要找一个老实可靠,好掌控的人出头。

为了这个人员,又开始了一场无休止的争吵。谢聪跟顾琦老神在在,他们也习惯了,吵吵就好了,反正总会有一个结果。

又有客人来访,李东升让张勇去开门,一看来人,李东升大吃一惊:“你怎么来了?”

穆忠海看着吃惊的李东升笑道:“我是个商人,看到有商机怎么可能不来呢?”穆忠海也是西域数一数二的大富商,但是看到李东升还是把身段放的很低:“李大人,你可不地道啊。有这么赚钱的东西都不跟我说,我还是听突厥人说才知道。”

“我就是怕你什么事情都掺和,已经喝了肉了,总要给别人喝点汤吧。”李东升道:“你把赚钱的东西给垄断了,你说多少人会想着对付你。”

在李东升的劝说下,穆忠海好不容易才放弃了要购买执照的想法。他没有这么远过来却被李东升拒接的郁闷,反而跟李东升闲谈起来,说起来也有一年多没有见了,也有好多话说的。

毛毡厂被户部收走,现在就香水、花露水跟牙膏牙刷等东西在手中代理,那些都是做了老的,交给下面人好了,他静极思动,也看到了茶叶在草原上的前景,所以南下来找李东升。

“我在路上就听到了你的事情,大家都认为你这个像丈量土地的想法是行不通的,那是人家的命根子,怎么会让你去碰。”穆忠海喝了一个龙井,现在他是越喝越爱喝,怪不得在草原那么好卖,实在是方便可口:“我担心你如果逼迫那些世家的话,到时候激化了矛盾,变成你跟他们的对抗,那就不好了。”

穆忠海是个胡人,又在西域,跟本地一点瓜葛也没有,李东升也没有瞒他。李东升道:“实事求是的说,我本来也没有指望能把这些大户的田地全给量了,就是找一两个大地主示威,吓吓他们,如果能吓住一批人就更好了。反正无论查出多少土地都是白赚的。”。

穆忠海在大唐呆的时间长了,思路也有点像唐人了:“你用那个执照来钓鱼,虽然不错,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就能想到几个漏洞来糊弄你。到时候不是麻烦?还有个态度问题,处理那些世家要注意必须师出有名,他们都是蜘蛛网,碰了一个不知道会拉出什么怪物出来。”

李东升笑道:“你放一百个心吧,我早就想到这一点了,这些聪明人怎么会看到空子不钻呢,到了时候就会有人主动的跳进去,那我就有了处理他们的借口,到时候看他们是要人头还是要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