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440章 好多人把大门堵了

李世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李东升的消息了,身为一国之君,全天下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忙,谁有那闲工夫管一个六品官,缺了谁,日子还不是一样的过。

但是有人就会以突兀的方式出现在你的生活当中,比如不停送钱跟不停要钱的人,你肯定对他印象深刻。

户部尚书戴胄集这两种人于一身,简直就是黑夜里的明灯,在朝会上也是那么显眼:“陛下,茶饮司组建一年不到。成果显著,李主事前期所言找一个地方实行试点,看看有效果了,再向前推进,目前来看,应该是大力推广的时候了!”

李世民点点头:“不错,以一府之地一个产业就能收入几万贯,要是全铺开,那就再没有入不敷出的一天了,李东升有大功于朝啊!”顿了顿又道:“全面推广,不是要增加人手?”

长孙无忌道:“是的,陛下,茶饮司是新部门,现在就六七个人,四个在钱塘,如果全国推广,现在长安城里还少一个全面抓总的人!”

长孙无忌话一出口,连李世民的脸色都不好看了,李东升在江南累死累活,为户部增加了收入,你看到有好处了,立刻上来抢位置,有点太无耻了吧。

萧瑀去年利用种茶的机会向李世民显示了忠心,成功的又一次拜相,他也算是得了李东升的好处,这个时候就是还人情的时候:“长孙大人此言差矣,茶饮司乃李东升一个人从无到有一手筹建,关于架构还有流程拿个比他更熟悉,不能因为看到收益眼红,就出来摘桃子,长期以往,以后谁还敢用心干活。”

这个时候唐俭却出来反对:“萧大人,你这个话有私心啊,听说你萧家在钱塘赚的盆满钵满,是不想换人吧!”

萧瑀笑眯眯的道:“是啊。李东升这个孩子我是真喜欢,茶叶这个收益真不错,这个也是我们萧家应得的,整个江南只有我一家全力配合,人家送钱给他们都不要,那我有什么办法!哈哈!”他这一辈子,起起伏伏多次,也是一个富有传奇的人,像这种弹劾见的多了!

看到萧瑀这么嚣张的承认赚钱了,朝中大臣一起失语,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谈钱是庸俗的,你一个国公在朝会这么神圣的地方讲这么庸俗的话题,还沾沾自喜,真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看着对面闭着眼睛假寐的李靖,萧瑀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卫公,我家族中有一女子,天资聪颖,贤良淑德,可与李东升为妾侍,还望卫公能开口做个媒!”(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李靖是年后回来上朝,李世民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征求他的意见,但是李靖一直抱着不说话的态度,反正就是你说什么都好,我没有意见。大家也就把李靖当成吉祥物,今天萧瑀突然在朝会上提出结亲,实在是太出乎意料。首发

李靖也是一愣,萧家可是皇族后裔,而且萧家女子都是以貌美贤良著称,前朝萧皇后就是典型例子,多少世家上门求娶而不可得,现在竟然说要给李东升为妾,这个话可不好接:“宋国公说笑了,李东升自有父母,我不好替他做这个主!”

萧瑀也是一笑:“那我就等他回长安再说!”他的目的达到,那就是向李东升释放善意,不管他接不接受,这个人情就是实实在在的。

看到讨论人员问题突然被歪楼成婚姻问题。长孙无忌有点蛋疼,咳嗽一声道:“陛下。这个人选……”

“各地区负责人大家,主事还是李东升,所有人去钱塘找李东升接受培训,待合格后再赴驻地上任。”

长安跟杭州有几千里的距离,在唐代最快的速度也要一个星期才能把消息传递过来,李东升根本没有想到还有一个妾侍的大蛋糕会掉到他的头上,茶叶的事情已经走上正轨,真正干活的人也不是他,每天就跟小菊聊聊天,然后带她跟张勇出去逛街,日子过得好不逍遥。

这一天他起床后没有事可做就在院子里蹦蹦跳跳,高兴起来还做了一套广播体操,刚开始闲下来的时候,觉得很不错,赏景色,尝美食很有后世旅游的感觉。但是时间长了就有点无聊。

但是也没有办法,现在他已经把能做的事情都给做了,虽然有人眼红萧家赚到了大钱,但是那些世家大户仍然是集体抵制他来丈量土地,刺史府也不愿意合作,就这么僵着。更新最快电脑端:/

必须要有一个事件来推动这个事情的推进,到底从哪里突破呢。

心里正在踌躇着,就听到门口有人大声道:“大人,有圣旨过来了。”李东升还有些奇怪,不年不节的,杭州又没有什么事情怎么会有圣旨,难道是钱财到了户部给的奖励?

听到圣旨的内容,李东升吃了一惊,江南各地的茶饮司各部门都要到杭州来学习,要李东升集中授课,并带他们实习。这个可不得了,就等于是整个茶饮司都是出自他的门下,以后就是他当官的基本盘了。古时候的师生关系可不是二十一世纪,虽然不像明代那样一辈子捆在一起,但是也绝对神圣,这些人就是再大的官也要恭恭敬敬的叫李东升一声老师。

过了几天,李东升无聊的在院子里溜达,单身了几个月,小弟弟有点蠢蠢欲动,小菊天天在他旁边转悠,太熟了下不了手,正想着是不是偷偷的溜到画舫去转转。

这个时候,门口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李东升耳朵很尖,道:“张勇去看看什么情况?”

张勇急匆匆的跑到门口,又急匆匆的跑回来:“少爷,大事不好,有好多人把大门给堵了,人太多了,一时半晌数不清多少人。”

“什么?堵我的门?为什么?”李东升已经纳闷了,自己又没有欺男霸女也没有霸占人家土地,自己又不是钦差可以断案,堵我的门干什么?

“少爷怎么办?我们就三个人在家,他们冲进来怎么办?”张勇也慌了,他是能打,但是再能打也打不过几百个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