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438章 想出名想疯了吧

“茶筒,它是盛放其他茶艺用品的一种器皿。茶夹,喝茶的人需要洗杯子时,一般不会用手来拿杯子,而是用它来夹杯子,它可以防烫而且比较卫生,茶匙,作用则是代替手指,去挖取茶壶中泡过了的茶叶。这样既方便又卫生。茶则,起到了量取的作用,用它来盛茶入壶最合适的分量。在茶壶中,一般有内网被茶叶堵住的时候,需要用工具来进行疏通,从而保证壶内水流通畅。这时候,就需要用到“茶针”。茶壶一般口小,怎样可以让茶叶入壶而不会掉落在壶外面呢?茶道六君子中“茶漏”就起到了引导的作用。只要将茶漏放在壶口上就可以了!”

萧釴详细的向他们讲述了这几个工具的作用,把在座的人都听的一愣一愣的。还没有开始泡茶就这样繁复,后面的还得了。看向李东升的眼神都带着敬佩,这个人能把一个茶想出这么多名堂,也是有个好脑子啊。

美女又拿了一套茶具出来,白色釉质优美,风格朴素淡雅。在场的都是大家族出身,看到这个茶具都是眼前一亮,袁才道:“这个难道是邢窑白瓷?”

“大人好眼力。”萧釴夸奖道:“这个是邢窑为我们专门定制的。”

看着那造型精致,各具特色的杯子、茶壶,大家的心仿佛都静了下来,萧釴也停止了讲解。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美女在哪里净手,然后把茶叶器具都用开水冲洗一次,同时给茶具预热。

美女做的是行云流水,真的是不带一点烟火气,跟现在的茶道比要高雅的不知道哪里去了。现在的茶道在李东升看来就是煮茶叶汤,那个味道。。。。咳,不说也罢。

又把茶叶到茶壶里,这个过程也是加上了花式,细长的手指做出的姿态,看的所有人喉咙一紧,太撩人了。然后将沸水倒入壶中,让水和茶叶适当接触,然后又迅速倒出。

王朝看到这里就觉得差不多了:“我还以为有什么呢,做了那么多事情,还不是就用开水冲茶。”然后发现大家都用眼睛瞪着他,他一窒:“我说的不对吗?”

美女仿佛没有听见他说的话,把沸水再次倒入壶中,倒水过程中壶嘴“点头”三次,并没有一次把壶倒满,动作舒展大方,水高出壶口,再用壶盖拂去茶末儿,把浮在上面的茶叶去掉。盖上壶盖,保存茶壶里茶叶冲泡出来的香气。

这一切完成之后,美女用茶夹将闻香杯、品茗杯分组,放在茶托上,轻轻将壶中茶水倒入公道杯,里面的茶只斟七分满,然后把杯子双手送到袁才面前:“请大人饮茶!”美女长相艳丽,声音也是那种低沉的,非常有磁性,带着一种魅惑。

袁才接过杯子,刚想一饮而尽,萧釴在旁边给他讲解道:“大人,先闻香。”袁才闭起眼睛嗅了一下,一股浓郁的香味冲了上来,感觉浑身一轻,萧釴又道:“大人,这个茶分三口喝下,慢慢回味。”

美女一一给其他人递上了茶杯,所有人都有样学样,装的都是很优雅的样子,只有李东升心道:这么小的杯子还分三口,真是为了装逼而装逼啊。

“好,淡雅之中又带着几分的回味。”袁才这个时候才说出了评价。看刺史都这么说了,大家也纷纷附和。茶叶的第一次亮相就圆满成功了。

李东升微微一笑:这个就是最原始的传销啊,把人带到封闭的房间里,利用各种手段给你展示出效果,不停的给你心理暗示,这个就是最好,最优雅的,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顾琦还有点着急:“李大人,这个茶跟我们做的茶完全不一样,是什么原因呢?”

李东升看都没有看他,转身过去跟袁才道:“袁大人,这个茶还能入口不?”柴令武看着顾族长,嘴里没有声音,但是嘴型说了两个字:傻逼!这个词是李东升才教给他们的,这个就是赚钱的秘密所在,现在这个家伙就这么问了出来,也不知道这个族长怎么当的,怪不得一天不如一天。

“不错,李大人果然做什么都有一手。萧三郎,不知道这个侍女可愿割爱啊?本官今日被你这么一撩拨,发现以前的茶还真的粗俗不堪,没有你这个优雅,带着一丝仙气啊。哈哈,饮之就不似俗人了。”

“茶本来就是君子之饮。”李东升笑道:“所谓大道至简,该什么味道就是什么味道,我所做的不过是回归本源罢了。”

王望也按捺不住:“大人,你这个茶价格是怎么样的?到哪里买啊。”

这个话说的大家好像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正是风雅的时候,你出来谈价钱,俗不俗?李东升扫了他一眼,现在李东升也是有点官威的人,虽然年纪小,但他身上的官袍也能给他伤害加成:“唉!”一声叹息,里面包含着惋惜、鄙视、无奈以及各种复杂的心情。

萧釴带头走出帐篷:“好好的气氛被一俗人破坏,大家还是出来吧,也来见识下今天的才子佳人,看看有什么大作。李大人,今天就要看你的品评了。不过我还是建议你不要作诗了,不然别人怎么活,哈哈。”

李东升跟着袁才走到主坐上,虽然不是帐篷了,但是上面也有遮阳的棚子,看到他们出来,在场的才子们眼睛都亮了,这些可都是杭州的实权人物,要是自己写的诗作被看中,那就能名扬钱塘跟苏州,说不定就有了好的发展。

而那些花魁们就盯着李东升看,一群官员中就李东升最显眼,无论年纪相貌才华都是上上之选,要是被他看中能娶回家做个妾侍也甘愿,最不济他写首诗夸下自己,那也是立刻在苏杭两地甚至江南都红遍天了。

一个家伙估计想出风头,袁才还没有说话,他就走到李东升面前:“李大人,久闻你才华盖世,但是学生不服,特地前来请教。”

李东升都没有说话,程处亮大声呵斥道:“你是什么身份,见到大人不拜。自己名字也不报,你有什么资格不服,真正是岂有此理,给我滚出去。”。

那个书生还在强词夺理:“我们是文坛切磋,不谈身份。”

程处亮道:“就是文坛切磋也轮不到你,你有什么功名?还是有什么著作,看你这个样子连个秀才都不是,还好意思跳出来,想出名想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