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437章 拉仇恨的能力太强了

萧釴说的才子佳人集会很快就到了。茶叶也已经准备好了,定制的茶具也都到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程处亮跟柴令武还有段瓘笑的合不拢嘴。都说江南女子婀娜多姿,艳名远播,到了江南几个月了也没有机会去见识,这次终于可以开荤了。

柴令武最开心:“上次站错了队伍输了我几千贯,可惜这次不能打赌,赚不回来。不过我也开心,看大人诗词震的他们都傻了的表情一定很有意思。”

程处亮只听自己大哥说过李东升大杀四方的雄姿,这次能亲身参与,也是不深荣幸。段瓘关注的不是这个:“萧兄,你是说会有花魁过来?杭州的花魁到底怎么样?你见过没有?”

小菊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转头对李东升道:“少爷,这个场合你可要注意,小娘子要我看好你的。”

李东升哭笑不得:“我是那种人吗?你放心好了。我是有家室的人。”

萧釴跟段瓘也不好意思,两个人勾肩搭背的走到旁边不知道叽叽咕咕说什么去了。

当出席集会的人马陆陆续续到达退思园的时候,却看到有几名仆役在指路,原来是要去湖中游玩,湖堤上已经到了十来个人。

来的早的人便自顾自的在周围漫步一圈,赏了赏西湖美景。过了一会,就看到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过来了,为首的是刺史袁才,下面一堆人都是各个士族的族长什么的当地名流,为了这次盛会,苏州等地的花魁才子也都过来了,就是为了压李东升一头,不让他在江南刷文名。

对此李东升很意外,自己拉仇恨的能力没有这么强吧,竟然让他们抛弃地域之间的隔阂,团结到一起。柴令武担心的问道:“大人搞的过他们吗?”

“肯定行啊,你看长安的那些才子都没有办法,江南的这些人也就这样吧。”萧釴很有信心:“这些人连科举都去不了,不知道他们那里来的信心来挑战东升。”

大家集合的地点在西岸,随后一干人上了大船,离岸向东开去。

李东升跟袁才他们几个身份高的坐在船舱里,靠近船头的地方都是一些家族子弟过来蹭声望的,一个个仿佛没有来过西湖一样,一群人环顾四望,用手指着远处的山水。

袁才坐在最中间:“李大人是名震长安的才子,诗作四处传唱。来到钱塘这么久都是埋头苦干,今天才有机会踏青游湖,你们这些人可不要害羞啊,要多多的请教。”

李东升看了看跃跃欲试的这些所谓才子,笑道:“不急,今天时间长呢。”来的人太多,萧釴搞了十几条船轮流才把人给装上了,绕一圈回来。

回了退思园,找了一个大空地,年轻人就席地而坐,有地位的人就坐在帐篷里了。袁才他们一进帐篷就被里面的人给惊呆了。一个美女正低头烧着开水,本来应该是下人做的活却被这个美女弄的不带一点烟火气。听到有人进来,美女抬头看向门口,袁才这样见多识广的人在心里也不由得喝彩一句,这容貌果然是娇艳如花。

这美人装饰并不繁复,发髻只是随意挽在脑后,看上去松松垮垮的;花色鲜艳的裙子穿在身上,好像是嫌大一般,把白皙娇嫩的肌肤都露出好多。袖子高挽。她表情就是清淡,抬眼看了一下就垂下头去,继续去烧她的火,仿佛这些人都不放在她的眼里。

不过人就是贱,袁才他们看了不但不质问为何见官不拜,还好奇的问萧釴:“这位是?”

萧釴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这个就是家里的一个侍女,为了今天的盛会排练了一个多月,专门为茶艺而来:“这个就是一个下人,给大人们端茶倒水。”

进来房间分地位高低坐下,李东升才发现自己竟然能排在前五。他心中不由得沾沾自喜:哥现在也算是个成功人士了。然后又骂自己:好歹也是个穿越人士别人几年都封侯了,自己还在为一个地级市的座位能到前五而沾沾自喜,丢人啊。

他点了点头,萧釴笑道:“今天我是主家,就来请大家尝尝我家新制的茶。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跟平时喝的茶不一样哦。”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嗤笑:“说出话来也是茶,能有什么区别。”萧釴被人打断话语心理十分不快:“王望,你也是名门之后,怎么一点礼也不讲。”转头对李东升道:“李大人,怪不得你在长安编书第一本就是礼经正义,原来是现在礼已经废弛到这个地步,等下我去买一本来送给他。”

李东升被这个王望的名字逗的笑了起来:“那就多谢萧兄捧场了。”

王望是王家的族长,被这两个小辈调戏,气的五内俱焚:“萧釴,就是你家父亲当面也不敢这么调侃我,你就知道礼?”

“子曰:何以报怨,以直报怨。来而不往非礼也。”萧釴笑着回道:“袁大人,我背的还对吧。几十年不读书了,都忘的差不多。”

袁才抽抽嘴角:“今天是来踏青,放松心情,不要老是谈不开心的事情,你说的茶就让我们欣赏下。也是李大人几个月的政绩啊。”

那个美女也把水烧开了,低头从案几下面拿了一套东西出来,在场的人眼睛一扫道:“几个竹子做的小玩意也拿出来现眼?”

萧釴点点头道:“大家不要小看这套工具。喝我们这个茶是要有专门的茶具的,我们叫他茶具六君子。分别是茶匙、茶针、茶漏、茶夹、茶则、茶筒。”。

李东升微笑着看众人的神态变的严肃起来,为了一个茶还专门配一套工具还真没有听说过,看样子他们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那就要认真的看看了。

萧釴化身为解说员,看着美女的动作给他们解说:“现在茶道繁琐不堪,就是为了礼仪而做,无论是口味还是仪式都已经不适合人们的口味,李大人专门做了改进,这个材料用的是竹子,因为其气质比较符合我们读书人,竹制的会体现清雅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