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432章 这个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

“住口!今日是来议事,不是来吵架的,有什么恩怨结束后那么自己去处理!”

萧釴面色铁青,愤然道:“朝中大臣早就对江南士族心中耿耿,现在你们还不团结,难道非要等朝廷把你们各个击破,大家分崩离析才好?这次李东升来了江南,你们怎么知道就不是朝廷的一次试探,惹恼了陛下,大家还有好果子吃吗?你们想想他是怎么登上大宝的!”

在座众人沉默了一会,纷纷表态附和萧釴:“宋国公在朝堂上当然是消息灵通,我们听萧家的。闪舞”

“是啊,左右就是种茶嘛,又不是要我们的地,怕什么。”

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也不要玩虚的。现在萧家的意思也很明显,那就是陛下派了李东升到江南来办茶饮司,大家不要阻拦,也不要像傻子一样去配合,就是走个流程,让他吃了闷亏说不出话,然后黯然回京就好。

看一圈人都附和自己的意思,萧釴的气稍稍顺了顺,不过依然有点愤怒道:“那你们为什么这么冲动?在江边调戏他的侍女,吃了亏以后竟然还派人去跟踪,你们想干什么?想杀官造反吗?想找死就滚远点,不要害了大家!”

谢聪见萧瑀咄咄逼人,周围的世家也都盯着自己看,不由出言道:“萧兄此言差矣,江边之事,是我弟弟无事生非,但是他被李东升殴打我们谢家已经咽下了这口气,根本没有想着报复回来。35xs要是真有什么想法的话,他那十几个人还能逃的了?”

“没有想着报复?”萧釴冷笑道:“真的吗?要不是李东升上了水军的船,这个时候他溺水身亡的消息就已经传过来了吧!”

萧釴站起身来道:“我们也认识多年,大家都是同乡。我家大人就让我过来传达一句话。李东升是李靖侄子,又是科举探花,是陛下给下一位留的宰相,希望你们不要为了小小的面子而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不然的话,生死族灭就在顷刻之间,勿谓言之不预也!”

钱塘的驿站里。

钱塘的刺史僚佐齐聚一堂,给来到江南的户部茶饮司主事李东升接风。

李东升跟谢家在江边发生争斗的的传闻在钱塘这里已经人人皆知,所以宴会的气氛很压抑。幕职都是小心翼翼地坐在席上,看着桌子上面的菜肴,一语不发。

主座上坐着刺史袁才,他也是江南士族出身,年纪已经快六十岁了,头发和胡子都已经花白,身体却还健壮得很,穿了一件纻布襕衫,说话声音洪亮,就是带着当地口音,李东升不大听的懂。

袁才看了看不说话的一群下属,对身旁坐着的李东升道:“钱塘遭受兵灾,这么多年也没有恢复过来,也没有什么好的招待,听说李大人在京中也是富贵出身,年轻又有才华,也是风流人物。我们这里怠慢了!”

李东升笑道:“袁大人说笑了,我是虽然不愁吃穿,但也不是富贵出身,也就是这几年拖陛下的福才有了点身价,可不敢跟在座的各位比,你们都是家资巨富,千年累积,不得了啊!”

袁才连连摇头:“李探花谦虚了,谁不知道你的那个长乐坊就赚翻了。更别提哪些香水之类的东西。我们也就是靠祖上传下来的田地在混口饭吃,也就是这几年风调雨顺,收了点粮食,哪里还有什么家财!”

李东升知道这些家伙都是富甲一方,还有私兵死士,个个都是传说中豪强,千万不能给他们表面现象所骗了:“本官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以后有事还要仰仗各位,我就先干为敬了!”抬头喝了一杯。

众人看袁才点了点头才同时举杯,齐声道:“谢大人。”

李东升一看这个情况就知道袁才在钱塘那是大权独揽,威信十足,今天这个宴席估计也就是给他个下马威。

袁才看李东升喝了酒,才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李大人,这次到江南做这个茶饮司,具体是个什么章程,要本官怎么配合呢?”

“也就是扩大茶园的种植面积,出茶以后由官府或者大商家收购。这个还是很简单的,只要下面乡绅配合就好。然后就可以坐等收益了。”

“就是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啊,袁大人以为有什么复杂的地方?”

在座的都是愕然,如果就是这么简单,那乡绅跟士族为什么而反对呢?

“李大人是不是还要丈量田地,清点人口,好统计数量啊?”一个阴阴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东升转头一看,是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你是?”

“在下钱塘户房主事顾朗。”

“不错,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我要种多少茶,当然要心里有数,不把田地数目搞清楚,那不就是一本糊涂账了,到时候朝廷的税收怎么办?”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个才发生冲突的。在唐代初期,由于战乱,人口也是战略资源,这些豪强被隋末的战乱搞怕了,都是隐藏自己的真实佃户数量,一是可以逃税,二是有了人就可以开荒,修水利,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家里的部曲什么的都是家生子,最是忠诚,人口数量少了可是发展不起来的。

李东升要来查田跟人口,那就是在挖他们的根基啊,士族怎么能受的了。

“来,喝酒,喝酒。工作的事情以后再说。今日有酒今日醉,李大人这么年轻,不要老是拘泥于公事,事情是忙不完的。”袁才不想在酒宴上跟李东升起冲突,到时候说出去不好听。。

李东升也是一个心思,接下就是谈笑风生了。袁才把杭州的一些古迹跟轶事讲的天花乱坠,李东升也就做出一副配合的样子,其余桌子的僚佐一看,原来官员就是这样,一定要会装,这两个人的功力深厚,我们还要继续努力。

第二天,李东升带程处亮、柴令武他们几个人来到袁才为他们找的那个办公场所的时候,看着眼前破破烂烂的,仿佛咳嗽一声就会倒塌的房子,柴令武大声骂道:“窝尼玛,这个也太看不起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