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414章 把本钱给我就好了

御史大夫张亮正在办公,自从进了长安以来,他一直都是兢兢业业,认真完成李世民交代的任务,他知道,自己进入李世民的圈子比较迟,在李世民的心目中地位跟别人没法比,他能做的就是做出出色的业绩,进入皇帝的眼帘,让他知道自己是一个能臣。

这个时候自己的管家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老爷,大事不好了,少爷晕过去了,到现在还没醒!”

刚想训斥他毛毛操操的张亮一听这句话立刻站了起来:“什么?怎么回事?”

张顗是他跟前妻的儿子,也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发达后就易妻,但是新娶的妻子一直没有生养,所以他就把张顗带在身边,并没有因为后娶的妻子反对而放弃,平时也很是娇惯,现在听到这个噩耗怎么能不紧张!

管家满头大汗,他知道张顗在张亮心中的地位,拼了一辈子混了侯爵,现在只有这么一个继承人,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不是为别人做嫁衣。

“老爷,听说是看球赛时突然就发病,一直到现在都没醒,夫人已经安排人去请大夫了,我赶紧过来通报老爷!”

“走!”张亮也是战场上拼杀过来的,很快就恢复过来。

也不顾长安街头不准骑快马的规定,两个人一路飞驰回家,路上的衙役还想拦,不过看到大红的官袍,还是很识趣的让到一边。

进了大门,把上来请安的门房一脚踢开,大步流星的进去。

院子里面静悄悄,下人们都怕的要死,根本不敢出现在他眼前。

又过了两道门才看到有大批的白胡子的老头在哪里摇头叹气。

张亮进来随手拉住一个:“我儿子现在怎么样了?”

那个老头刚要发火,看到官袍就焉了:“回侯爷,小公子是惊吓过度,导致的惊厥,情况还比较严重,各种办法都用过了,还是醒不过来!”

“废物!”松开老头的领子,进了屋子。

屋子里只有两三个人,一个妇人正坐在床头落泪,看到张亮进来,娇呼一声:“老爷……”

张亮身体一闪让了过去,就看到自己那活蹦乱跳的儿子现在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一点生气也没有,看的张亮眼泪掉下来,然后转头就走:“我去求皇上,把御医派过来。”

那个妇人就是张亮后娶的老婆,面容哀戚,但是眼神里却有抑制不住的喜色:小王八蛋,平时从来都不尊重我,你也有今天,最好挂了,这样老爷的爵位我侄子也可以争一争。

一直到深夜,殷勤把御医送走。张亮脸色铁青的来到书房,地上跪着几个张顗的跟班。

走到案几后面坐下,低声道:“说说吧,怎么回事?”

几个人把头磕的震天响:“老爷,真不关我们的事情啊!”

“哗啦”一声一个茶壶砸在地上:“不说就全部打死!”

几个人面面相觑,然后用眼神推举了一个人出来:“老爷,今天少爷去看球赛,坐在包厢里,然后球赛刚结束少爷就发病了,我们真不知道什么原因啊!”

“大胆刁奴,这个时候还敢瞒着我,来人啊。给我打!”

“我说,我说,少爷是因为赌球输了才发病。”

“赌球?什么东西?”张亮天天上班下班还真不知道有个球赛。

“就是橄榄球,现在最红火的比赛,有人开了盘口,赌那个队赢。”

“那个能有多少输赢?我儿怎么会为这么一点钱激动!”张亮心里有数,虽然不是富可敌国,但是吃用从来都少不了张顗的开销。

那个下人支支吾吾:“好像少爷赌的大了点,具体金额是多少我不清楚,都是由清风负责的,咦,清风哪里去了?”

“有点大?能有多大?”张亮没放在心上,赢我的钱?看你有没有这个命享用。我怎么说也是御史大夫,长安的人都要给自己一个面子,不然要是哪天不高兴在皇上面前说仇人自句坏话,也够他们受的。

至于那个跟班估计看到张顗晕倒,又输了球,怕回来被处罚,肯定偷偷的的跑了,不过这种小人物根本入不了张亮的眼,跑就跑了吧。现在最关键的就是儿子怎么还不醒过来。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张亮还没有从儿子昏迷不醒的情况里恢复过来,又一记闷棍就照着脸拍了上来。

这天刚下朝回来,看了一眼儿子以后就到书房里发愁,门房来报:“河间郡王来访!”

他来干什么?张亮一肚子疑惑,李孝恭功劳太大,又是宗室,怕李世民猜忌,早就辞去所有官职,只顶着一个河间郡王的名头天天在家唱歌跳舞开趴体,这个时候他来找我干嘛?

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到了门口去迎接。李孝恭五大三粗,气宇轩昂,现在有点发福,看到张亮,笑着走上前:“这么晚来做一个恶客,张御史不会生气吧?”

“贵客上门不胜之喜啊。”两个人也是老相识了:“王爷现在可是真福态。”

两人寒暄着进了客厅,分主客坐好,又上了茶。张亮实在是忍不住:“王爷来有什么事情吗?”

李孝恭还有些忸怩:“本来呢本王是不想来的,令郎还在昏迷中,不过他在我这里有些账,金额太大,不来不行啊。你知道的,我现在也没有官职,没有俸禄,就靠放点头子勉强维持生活,令郎以前在我这里也有不少账,不过信用都很好,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嘛!”

李孝恭喝了口茶:“一个月前,令郎用家里宅子,田地,商铺等做抵押,从我这里借了一大笔钱,已经过了期限了,我只好厚着脸皮上门了!”

张亮心头登时起了不好的预感:“王爷,犬子在你哪里借了多少,没有关系,我来帮他还!”

“有你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果然还是一起上过战场的人有共同语言。”李孝恭边说边笑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堆东西:“东西都在这里,这是借条,这是房契,令郎遭此厄运,我们又认识这么多年,利息我就不要了,只要把本钱还给我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