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407章 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本书印刷精美,内容详实,只卖五文?”李世民看着孔颖达,:“是不是还不够本钱?”

“回陛下,是不够本钱。但是李东升说了,所有亏损都由他来补贴。东汉末年以后,唐初儒学内部宗派林立,战乱四起,儒家经典散佚,文理乖错。魏晋南北朝时期,国家长期分裂,经学也逐渐形成了南学、北学之争。再加上儒学内部宗派林立,各承师说,互诘不休,经学研究出现一派混乱局面。”孔颖达长身而立:“我大唐立国以来,国富民强,为了整顿混乱的经学,必须有人出面撰修、颁布统一经义的经书,这个事情朝廷不能做,世家大族肯定会反对,所以微臣才不顾五十年封门之约,自毁诺言也要做这件事!”

李世民轻抚那本《礼记正义》感叹道:“真是委屈爱卿了。现在世家势大,就算朕有时也不得不委屈自己。有了这书以后,百姓们都能读的起书,十年以后,世家日大的场面就可以控制了。”想了想道:“虽然这本书很好,但是朝廷里还是不能支持你,只能由你们自己去战斗,知道吗?”

“陛下的难处我们知道的。我们也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孔颖达捻着胡须道:“李东升这个小子焉坏,小狐狸一个啊。”

反击来的很快,太学博士马嘉运撰文,说《礼记正义》“驳正其失,至相讥诋。”主要指出《礼经正义》就是简单的把各种书的注释给拼凑起来,根本没有一点用个,也就是抢个速度快而已。

卢望也撰文道:《礼记正义》就是为了一个噱头而强行赶工出来的粗制滥造的产品,内容引用彼此互不相同,让人看了无不头晕,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听谁的好!

这样的文章一篇篇的冒了出来,各种知名不知名的学者都纷纷出文章说这本书都是不好的。房遗直跟魏叔玉慌了:“东升,我们的书真有这么差吗?那么多人都不看好。。。”

“你们自己看呢?”李东升看着他们:“那么自己编的书自己不知道吗?”

“我们下了那么大的苦功,花了一年多的心血,当然是知道它的好了。”

“那不就结了,那些家伙都是世家们自己家的文人或者是花钱请的人,专门跟我们作对的,我们去听他们的干什么,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你看孔祭酒着急过吗?”

“那也不能就任凭他们诋毁啊,我们总要做点什么吧!”

“孔祭酒已经准备传话出去了,长乐坊也要完工,到时候就来一场辩论会!谁的水平高低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个可以有,那我们就在辩论会上舌战群儒,大杀四方!”

最近长安最大的新闻的摘星楼用布把整个楼给围起来了,谁也不让靠近。好事又闲的长安人都议论纷纷,想着到底里面是干什么的。侍卫们天天晚上都抓到想偷偷跑进去的人。大家都想知道那个布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布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我娘都问了我好几次了,你这个家伙一天到晚做事就神神秘秘的。”说话的是程处默,他回来休假,当然要跟兄弟聚聚。

“这么心急干什么?过几天不就知道了!”李东升喝了一口酒:“你在西北哪里情况怎么样?”

“边军嘛,能有什么情况?就是你打我我打你呗!”

“你这个态度不行啊,如果你一直就当个冲杀在前的小小都尉,那就天天混日子,你想跟你爹一样坐上大将军的位置,就要对地形、关系什么的都了如指掌,这样才能运筹帷幄。”

“我哪里有那个本事啊,你我相交这么多年,我的水平你还不知道吗?武力比不过薛仁贵,动脑子比不过苏定方,唉,我就混混日子,等着回来继承我爹的爵位吧!”

“苏定方在哪里怎么样?被贬斥到西北有人欺负他吗?”

“他不欺负人就算好的了吧。他那个身手,有几个打的过他!”程处默喝了一口酒:“不要转移话题了,那个摘星楼里到底在做什么啊?我的心痒痒。唉,现在大家全部各奔东西,玩都凑不到一起。回来一看,你们孩子都有了!”

“你们也快了!呐,这个是邀请函,到了那天,没有这个进不去长乐坊的。还有,这个坊里有你们家三成的份子,不要闹事啊!”

“还有我们家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既然是我们家也有份,那更不能隐瞒,快告诉我!”

不管程处默如何软硬兼施,李东升始终不松口,程处默只好悻悻的离去。

长孙冲跟王敬直看着手中的邀请函,玩味道:“李东升还给我们发邀请函?看来他很有信心啊!”

“他再有信心也没有用,为了此次论战我们所有精英全部出动,就不信辩不倒他们!”说话的是崔望:“他们能拿的出手的就是两三个人。”

“不要大意,李东升向来不打无把握之仗,到现在他都没有输过!”杜荷好心的提醒道,他记忆太沉重了!

“我们的书也印出来了,就在辩论会的前一天开始发行,也算是蹭个热度,我发现跟李东升斗就不能安规矩来。”崔望侃侃而谈:“这小子我一直在揣摩他,发现他总是天马行空,有让人意外的表现,那这次我们也不走寻常路。哈哈!”

“不错,你看李东升把辩论会跟长乐坊开坊放在一天,就是要制造热度,引起大家的注意。果然奸猾!”段瓒也回来休假,难得聚到一起。

“不知道那个布挡着里面有什么秘密?去了好多人都被抓了送去万年县衙!把大家的心都勾起来了!”房遗爱好奇的道:“不知道上了高楼看长安是什么景象!”

“楼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哪个样子。还不如去赌橄榄球呢,我跟你们说啊,去年跟今年我可是赢了一万贯了哈哈!”张顗最没有品位,就想搞钱。

“真的赢那么多?你怎么赢的?”房遗爱被吸引了,他也被选为驸马,事情已经定了下来,也想赚点钱吧婚礼弄的盛大一点。

“遗爱贤弟啊,你这个就问对人了,我告诉你,橄榄球比赛就是我控制的,我想谁赢就誰赢,你说我赚钱容易不?”张顗洋洋得意,一年多来持续的赢钱让他信心十足。

“真的?那带带我啊!”

“小意思!我跟你说啊,这个东西就要胆子大,下的多赢的多,就快要总决赛,我准备把全部身家全投入下去搞一把大的,那个时候就可以正式跟李崇义那个王八蛋谈谈条件了,我也要直接入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