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378章 你的大局观要加强啊

两个儿子都是为了李东升而来,李世民也想考校一下:“哦,青雀也是为李东升修书而来,一个说赞成,一个说反对,你们都把理由说出来给我听听。”

李承乾一听李泰也为了这个事情而来,心里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也是看中了修书的巨大名声跟好处,想要跟自己来争一争,心中暗恨,却装作惊喜的态度出来:“原来四弟也是为了这个事情,那你先说吧,我听听你的意见。”

李泰不管心中多恨李承乾,在李世民的面前也要装出兄友弟恭的样子,因为李世民杀兄弑弟登上皇位,自己却最恨的就是兄弟不和,只要是有争执那就大发雷霆,他不想再看到这样残酷的事情在自己的儿子身上再次发生,可惜人是有思想的,既然父亲能这么做,我们为什么不能效仿吗?李泰就是其中最有机会的一个。

“父皇,刚才我就说了不同意他修书的理由,第一年龄太小,说出去天下读书人不服。第二没有大义,虽然他是国子监助教,但是没有我们皇家的授权,修出来的书也没有效力,徒然浪费财力物力。第三世家大族不肯,自古以来修书编书都是他们的专利,现在被李东升开了这个头,动了他们的根基,那一定会引起他们的反扑,我们现在还需要的他们的支持,所以我反对李东升修书,并建议父皇下旨给我牵头,组织各大世家来修书,一定会成为文坛盛事,名垂青史。”

听了李泰的话,李世民点点头,长孙皇后也赞许的笑笑。李泰得意洋洋的朝李承乾扫了一眼:“这个是儿臣的一点浅见,还请大哥指正。”

“四弟此言差矣。”李承乾跟李泰斗法多年,敌人反对的那我一定就要赞同:“第一,说他的年龄小,修书天下读书人不服,他年龄小,但是学问高啊,你看他才十几岁就摘得探花头衔,为天下读书人之首,做出来的诗句那是每一首都是经典。第二没有大义,这正是我来的目的,他没有名义,那我们就给他名义,听说他已经出资购买一个坊地,准备建一个大的庄园做修书之所,这等手笔如果我们皇家没有参与进去,那就是很大的失误。“

”第三,所谓世家大族的反扑,那就是看我们对他的支持了,父皇,你知道的,那些世家对我们都是只有尊敬没有忠诚的,我大唐要长治久安一定要大力发掘人才,世家的那些官员一向都是忠于家族胜于大唐。这次就修书就是一次契机,我们要利用这个机会把那些读书人的心给抢过来。”首发

看了一眼嫉恨的李泰跟若有所思的李世民,李承乾道:“父皇,我们忘了李东升还有一个大杀器—活字印刷。”

“活字印刷王家也会了。”李泰大声道:“怎么就是他的大杀器呢?”

“四弟,你看你就容易被眼前的事情所迷惑,我们做事情一定要眼光长远,事情要联系起来,不能拘泥于一时一地。”不动声色的给李泰扣上一个没有大局观的帽子后,李承乾继续侃侃而谈:“王家的那些活字印刷不过是他们买通了几个印刷工坊的工人以后搞出来的玩意。跟三味书屋那种有规模有人才的生意能比吗?父皇我们可以想一想,李东升在修完一本书后,迅速的把书给印刷出来,然后以极低的价格把书给卖出去,以他这几年卖书所编织出来的网络,你们说他能多长时间把书给卖到全国,顺便卖到海外呢。”

李世民也被李承乾的话说的悚然而立:“你是说,李东升几年前就在构思这个事情了?”

“不可能,他要是有这个脑子他就不会被那些世家给赶出京城去了。”李泰不甘心失败,他怎么也接受不了李东升这么有想法的事实,要是你这么有想法怎么能显示出我的睿智呢。更新最快手机端:://

听了李泰的话,李承乾没有说话,只是冷笑着转过头,心道一声蠢货。

李世民心中也很不爽,当时那个事情李世民心里就不舒服,跟李东升一点关系也没有的事情却在世家的逼迫之下把他给贬出了京城,说起来也他心头的一根刺,现在被李泰提出来,脸上也有点挂不住,直接训斥道:“你想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别人也想不到,就像承乾说的那样,你还要锻炼下你的大局观,什么事情一定要穿过现象看到本质。”

李泰被李世民训的脸色通红,心中不服气却只能低头认错:“父皇说的是,儿臣知错了。”

长孙皇后出来打圆场:“好了,难得见到儿子一次,也横眉竖眼的,我们一家人很就没有在一起吃饭了,来人啊,吩咐传膳。”

淡淡的跟两个儿子说了会话,等菜都上了之后。一家人开始吃饭,皇家吃饭要遵循食不言的古训,一顿饭吃的沉闷无比。吃到最后的时候,李世民心绪难平,把筷子一扔:“李东升小儿真是可恶,竟然不主动地敬献神仙醉,气死我了!”首发

李承乾跟李泰对视了一眼,无力吐槽,好歹你也是天下之主,为了一口吃的发这么大火?长孙皇后笑道:“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你要的那个酒不要急,我帮你弄过来。”

李世民哼哼道:“我可不要去跟他们提,一点眼色也没有,真不知道怎么做国公的,枉费我对他们那么好,还给了个探花的名头。”

这个时候,长孙无忌也进宫来了,见过礼之后。长孙无忌道:“陛下,大喜啊。我们几家印刷的书也出来了,今天送个样书给皇上御览。”

李世民接过书来看了下,无论包装、纸张、式样都跟李东升几年前的线装书一样,不由得意兴阑珊的道:“这个不是李东升几年前搞出来的玩意,现在拿出来有什么好高兴的?你们怎么会有这个技术的?不是又去挖人家墙角了吧?”

长孙无忌面色发窘:“这个是我们几家共同研发出来的,以后线装书就不会由三味书屋一家独大了,现在李东升已经准备修书,想当这个文坛领袖,只有我们可以阻止他了。”

李世民道:“为什么要阻止他?现在的经义都是各家自编自用,各种方面都不一样,很多内容都是冲突的,我大唐是统一的国家,当然要统一的政治、思想、文化,整顿混乱的经学,现在有人撰修、颁布统一经义的经书那是我乐见的,不过你们也可以编修嘛,两家竞争,我看看那家编的更好,就用圣旨颁布下去,作为我大唐科举指定唯一的用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