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367章 把舆论给做出去

“你还笑的出来?”李廷虽然做了几年生意,但本质还是十几岁的少年,定力没有那么深:“你知道我们那个蜂窝煤多赚钱吗?程处默他们几个都出去打听,到底是谁在仿制。”

李东升给他倒了杯水:“每逢大事要有静气,你现在这个样子被人家看到会笑话你的。”

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李廷也不顾自己身上的锦缎,直接用袖口抹了一下嘴:“你有什么办法?我肚子里全是火,要不是被穆忠海拦着,早就让人去把他们的店给砸了。”首发

“生意场上的事情就生意场上解决。我先问你,他们做的炉子多不多?有没有把货全给铺出来?”更新最快电脑端:/

李廷想了想:“目前铺货量还不是太大,品种也不多,毕竟现在还不是冷的时候。”

“那就不要管他,等天气冷的时候他们大批量上货我们再去搞他。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商战。”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章程,你说给我听听啊,不然我怕坚持不到天冷的时候。”

“现在石炭的资源是不是都在我们手上?”

“是啊,目前大的石炭矿都被我们掌控。”

“那还怕什么?炉子现在做一个也不便宜,他为了抢市场还要价格比我们低,才有人愿意去进他们的货。等到大批量的炉子上市,我们直接搞一个活动,买多少斤煤,就送一个炉子,你让他们的炉子去卖给谁?”

“买煤送炉子?那得多少钱啊?”李廷端着茶杯想了一会,猛的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妙啊,炉子是烧炭的,我们只要卖炭赚钱就好了,炉子有什么了不起,才挣几个钱?”

目光炯炯的看着李东升:“东升,我有时候真怀疑你是什么妖怪,根本没有事情可以难得住你。不管什么难题到了你这就迎刃而解。”

李东升笑笑没有搭话:后世运营商用烂了的招数拿到唐朝来还是有震撼效果的嘛,充话费送手机,只要绑定客户,那就一切都有可能。

李廷被李东升点拨了一下,也是脑洞打开:“还可以分级操作,买三百斤的送普通的炉子,买五百斤的送稍微好一点的,买八百斤的,,,,嘿嘿,这个就是东升你说的把档次分开。”

“孺子可教!”李东升夸奖了他一下:“所以说事情只要出来就能解决,主要还是要动脑筋。你作为一个生意人,以后碰到这种情况会很多,就要多想,独当一面不要什么事情都问我养成依靠就不好了。”

“现在西域的情况怎么样?”李东升问道,李廷刚从那里回来,他的信息应该是第一手的。

“西域,最早指周朝诸地。自汉代以来,西域狭义上指玉门关、阳关以西,现有大小国家几十个,都是一些小国,有的也就一城之地。风俗与内地大不相同,但是我们的货物到了之后,大受欢迎,最抢手的就是香水,简直就是跟疯了一样的抢,穆忠海发了大财了。”

“不要去管他,那里的治安好不好?有没有人为难我们汉人?”

“为难?不存在的事情,前几天卫国公灭了东突厥之后,所有的国家都被吓破了胆,纷纷俯首称臣,我去了他们那里都是贵宾的待遇,多少国王都请我吃饭。”李廷也是沾沾自喜,在大唐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到了西域就是王公贵族的座上宾,幼稚的虚荣心得到空前的满足:“还有人要把公主嫁给我呢。我可是差点做驸马的人了。”

“这个也骄傲?那就是个村长的女儿罢了。就那么一座城,也好意思称公主。”李东升毫不留情的说出了真相,不顾李廷难看的脸色:“继续给我讲他们的风土人情。。。。”

玲珑阁依然是那么的生意兴隆,若雪的名字现在已经没有人提起了。大家都为了花魁的名头在努力的展示自己,希望能找到一个好归宿。

长孙冲仿佛从被打的阴影中恢复了过来,一身白衣靠在陪酒的歌姬身上,笑语晏晏:“李东升本来只是一个小角色我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那天不慎被他偷袭后,我现在跟他已经是势不两立。”

“长孙兄好霸气。你早就该这样了。”高履行对长孙冲虚敬了一下,一口把酒干了,笑道:“现在既然动了手,那一定要把他搞死,蜂窝煤炉是一个开始,其余的项目我们都开始做,比金钱我们这么多家加起来还弄不过他?”

“嘿嘿,那个炉子还真好卖,价格低个三十文就有人抢购。”张顗兴奋不已:“就是别的项目不好搞啊,他们对技术保护的很好。插不进去手啊。”

王静直是王家嫡系,对长孙冲就是不服气,不就是他老子官阶高一点嘛,硬的摆出大哥的样子,本事稀松寻常,还被人家打昏迷,要是自己早就躲起来不敢见人了。我是王家嫡系继承人,五姓七望的名头又是你能仰望的?看到张顗赚了点小钱就兴奋的样子,不屑道:“钱财是外物,李东升主要靠的是他的官身跟文名,没有这两样,他就是砧板上的肉,任凭我们拿捏。”

“有道理,可是这个家伙既不出来喝酒狎妓,也不进青楼赌舘,找不到他的把柄啊。”杜荷眯着眼睛道:“也不知道这个家伙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都看不到他出来花。”更新最快手机端:://

“谁说没有把柄,现成的就有一个。”王静直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长孙冲眼睛一亮:“对啊,痴情花魁恋书生,发达之后被抛弃。”

“然也。”王静直笑道:“他不是说自己痴情专一嘛,那我们先给他把舆论造出去。道德败坏的人,看他有什么脸做国子监助教。”

“这个我喜欢,我再去国子监串联点人,来个抗议。到时候看他怎么办?”张顗嘿嘿笑道:“我现在就想看看李东升的被学子们抗议时的表情。”

长孙冲笑着,眼神却是冷冷,上次被李东升打的昏迷让他成了圈子里的笑柄,这个仇不报怎么还在纨绔子弟里混:“道德上批判他,名声上搞臭他,经济上打垮他,肉体上毁灭他。李东升,你给我等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