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325章 你们想过好日子吗

?

“回大人,目前莱州经过矿场之事以后,已经人心比较安定,大人来了之后,我们就更有主心骨了!”

“你呀,不说实话!”卢文笑道:“我以前也只在内地为官,这个偏远地区还真没有来过,你来的时间也不长,以后慢慢了解吧,来饮酒!”

把卢文糊弄过去,接下来就是官员陆续到位,每次都要到县城门口去接,李东升烦不胜烦,但是没有办法,都是他的上官。35xs大家都去你不去,人家心里就想是不是看不起我啊,到时候给你使个绊子,有句名言就是:我不能让你成事,但我绝对可以坏你的事!

到了二月二十,新县尉的任命到了,一时间整个县衙都沸腾了,金荣竟然做了县尉!

这一步就是云泥之别啊,一个是官一个是吏,金荣接旨之后嚎啕大哭,不停的喃喃自语:“我也能做官?我也能做官?”

然后直奔李东升的办公室,一进来就大礼:“大人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以后定马首是瞻!”

“不用客气,主要是你做事有分寸,有想法,所以才请戴尚书回去推荐一下,以后用心做事就行了!”李东升只是顺手人情,也不放心上。而且金璃还跟他很投缘,当然有好处就先紧着自己人!

高健也酸溜溜的道:“大人,我也对你工作很支持啊,什么时候也拉我一把。”

“高大人说笑了,金荣那个也不是我的原因好吧!”李东升笑着道:“我们一起把这个掖县搞好,还怕没有机会?你看现在刚去了矿场这个毒瘤,等工部派人来接手开工,那我们的税收就有大的提升,盐场再开动起来,春天到了渔民出海,把咸鱼做成特色,你说朝廷还不把你给升上去?”

“那就多谢李大人提携了!不过我还是觉得有个隐患,就是黑虎帮逃走的那些人,应该还没跑远,会对大人的安全造成威胁!”

“那个有王三他们负责,应该没问题!”

接下来就是忙春耕的事情了,李东升只是知道有这个仪式,具体情况怎么搞他还不懂,就跟着高健学习。

每天都是到附近的村子里看他怎么跟乡老沟通,这个就是基层干部的最难得的机会,在一线呆过的人,以后制定计划或者政策就不会有那种空中楼阁的文件。

立春的时候,李东升组织了一个动员大会,把刺史卢文请来,让卢文先把传统的“打春牛”等项目做完,赢得围观群众的哄抢跟欢呼,满足了卢刺史幼稚的虚荣心。35xs然后李东升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把整个来参会的百姓都弄的热血沸腾!

“现在是大唐盛世,你们赶上了最好的时代,但是幸福是要靠自己双手奋斗出来的!你们现在觉得日子过的还不是太宽裕,那是因为我们掖县先天不足,丘陵多,平地少,土地也不肥沃,但是我们掖县人却没有放弃,在这里繁衍生息了几千年!”

李东升站在掖县城门外临时搭起的一个高台上,扫了一圈满怀期待的百姓,用力的挥舞着手臂,大声的说道:“你们想不想过上好日子?”

“想!想!”

“这就对了,每个人都想过上好日子,但是只是靠想是不行的!我们要努力去争取去做,今天是立春,俗话说得好:一年之计在于春”,我们要在春天打好基础,秋天才有丰富收获!我在这里宣布一件事,就是县里的书院要扩大规模,到时候会每个村子都安排私塾,你们的孩子读书全部免学费,学费由县衙来承担,我也会到你们村子里去看,有天赋我会带到县学来,争取几年之内我们掖县也要有自己的进士!”

此话一出,下面的百姓就疯狂了,县令大人就是进士,还是第一名,如果被他看中,收为弟子,那以后的前途还用愁吗?

最关键还是读书免学费啊,就算学不进去,认识几个字也是好的。

掖县的百姓今年就想是吃了什么药一样的热火朝天的将种子种到地里,将冬天修筑的水渠再进行疏通,那股疯狂的劲头,把高健跟金荣看得全都瞠目结舌。

“大人,你鼓动人心实在是太厉害了。我手下的衙役都差点控制不住场面。”金荣现在就是李东升的小忠犬,指哪打哪的那种。

李东升也有点小得意:“哪里,只是说出了百姓的心里想法而已。”

“不过大人说,每个村的私塾都免学费,这个要好多钱啊,县里有这么多钱吗?”高健现在担心的就是这个,县令大人牛逼吹出去了,要是到时候实现不了,那就出大乱子了。

“没有问题的,我算过了,石材工坊加金矿的税收,肯定会让我们县的财政大为改变。何况还有盐场跟咸鱼,到夏天的时候就缓过来了。不行的话,我让他们几个也捐献点,”李东升指指商成他们:“卖蚊香、蜂窝煤也赚了点钱,不拿点出来反哺百姓,那就是为富不仁啊。”

商成、周宁他们几个还在警惕的护卫着李东升,却不知道自己的保护对象把他们的钱已经给出去一部分,韩七也在人群里,他面目普通,又很机灵,王三就把他作为一个暗子,不带在身边,去外面打探消息,这个也是做官的诀窍,一定要有自己的消息来源,这样才能凭借着信息的不对称,来获得更多的利益,但是李东升这里就是想要知道自己的治下的事情,不被那些衙役跟吏员给糊弄。

卢文听到下面人传来李东升的雄心壮志的时候,笑着道:“不错,这个才是进士该做的事情,到了一地就应该教化地方,传播圣人之言。就是这个免学费动静太大啊,不知道掖县能不能吃得消。”

“少年人好大喜功,做官还是要中庸啊。”上佐魏绩四十多岁,但是面相比卢文老多了,相貌严正,是那种令人望而生畏的刻板之人。

“哎,少年人就是有锐气,让他们在前面拼拼也好。”卢文笑道:“我就是想做个清流的官,每天看看书,喝喝茶,谈谈话就好,这个李东升文名在外,等过阵子天气暖和了我组织一个春游会,把鲁地有名的才子请来,也是一个盛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