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311章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已经下了,整个天空都是白茫茫一片。35xs

掖县的城门口士兵们也躲在门洞里面烤着火炉取暖,反正这个天气也没有什么行人。正在说笑的时候,门口却传来了一个声音:“请问这里是掖县吗?”

一群士兵抬头,看到一个面色普通的年轻人正在门口,估计是没有出过远门,虽然身材高大,但是脸上却是那种心虚的样子,一个人答到:“不错,这里就是掖县,你来找人吗?”

那个人松了一口气,把包裹在肩上紧了紧道:“不是来掖县,我是泾阳人,去登州投亲,他们说过了掖县顺着路走就到了。”看着大家的目光,不好意思的一笑:“我第一次出远门,让你们见笑了!”

“没事,在家千般好出门万事难啊,这么大雪,也难为你了,进城去找个客栈住下吧,天色也要黑了,路上不安全!”里面还有人好心提醒。

“谢谢,不过我还是再往前走一点,随便找个农家借宿一晚,大哥谢谢你们!”看到他们烧火的炉子道:“这个炉子你们也有,传的真快啊,我还以为就我们长安附近有呢!”

“当然有了,小李探花现在可是我们的县令呢,这个炉子是怕我们冻着,特地采购的。35xs”士兵们自豪的道。

路人跟士兵们道别,然后穿城而过,继续向登州走去,这么大雪还有人在外面走,看到的人都指指点点,眼看着他消失在大家的视线当中。

又走了一个多时辰,天色已晚,他看到路边有小树林,好像有一个废弃的庙,就走进去,稍微打扫一下,就准备休息了。

用火折子点燃一点柴火,破庙里有了些暖气,他把手放在火上烤一下,然后就从背包里拿出干粮来。

这个时候门突然就开了,风卷着雪吹了进来,路人惊慌失措:“你们……”

三个人冲了进来,动作十分熟练,配合默契,两个人抓住他的两个手臂,一个人用布蒙住他的嘴,路人死命的挣扎,可惜力气没有那么大,还是被捆起来带了出去。

门外竟然还有辆马车,几个人把他扔到马车里,两个人摁住他,一个人到前面去驾车,悄无声息的马车滑入漫天大雪中,很快就消失不见!

“大人,真如你料,韩老七就在县城露了一个面,然后就被绑走了!”商成激动的向李东升汇报。

“那是当然,这么多年失踪了几百个人,却一点头绪也没有,当地人一点不知情你说可能吗?”李东升道:“肯定是有人勾结,有人通风报信,有人容留,现在就看是那一家了?对了,跟踪的弟兄们都安排好了吧,不要跟丢了!”

“都安排好了,雪太大,马车走不快,大人教我们的穿着白衣,果然能隐藏自己!不被他们发现。35xs”

“嗯,一定要保证安全,有了消息就通报过来。”

韩老七在马车里用力的翻滚,一个蒙面的人道:“把他打昏,省的这么费力!”

另一个家伙毫不犹豫就是一下,韩老七就这么晕过去了,第一个人道:“轻点,不要弄死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现在人不好找啊!”

“放心,我手里有数,不是说不做这个了嘛,怎么又开始了?”

“不知道,有人告诉我们就搞呗,等到了地方丢给他们就行了,我们拿点钱喝酒去!”

黑暗中他们根本没有发现在不远的地方跟着几个人,一路往山里走去。

“大人,我们找到地方了。”第二天一大早,商成就来报告。

“是吗,是哪里啊?”李东升边刷牙边说:“走了一晚上?”

“马车进了石材工坊。然后就没出来,我们的人现在还在那里看着。”

“跟我估计的也差不多,这么多人失踪也就是哪里需要劳力的地方才有这个需求,掖县附近能有这么大规模的就是几个。”李东升后世看到的这种情况多了去,电视里面经常播放那些黑砖窑,黑煤窑的事情。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把他们给抓了?”

“等两天吧,我看看还有什么情况!”

“那韩老七的安全问题?”

“放心好了,他身上也没有带钱,这么多人被抓了也没有一个家属收到勒索信,肯定不是为了绑票!”

当韩七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手依然还在捆住,口渴的不得了,眼睛扫了一圈,发现是一个石头做的屋子,他正挣扎想要摆脱绳索的时候,门开了一个家伙走了进来:“别费力气了,你弄不开的!”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你们想干嘛?我告诉你们不要乱来啊!”

“我们是什么人你就不要想知道了,你是什么人我们也不关心,反正以后你就是一个干活的人!来人,把他带下去,让老人们给他一个示范!”

两个人把韩七给拖出了门,韩七装做惊慌失措的样子:“现在大唐治下竟然你们还敢绑票,我要去官府告你们!”

那个人不屑一顾:“等你有命活着出去再说吧!”

韩七依然大喊大叫,门外是一片大的广场,可以看到附近的山都被掏空了好多,露出白色的石头,就跟高处的绿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周围也有人在干活,听到韩七的叫喊却看都没有看一眼,仿佛已经司空见惯。

两个人把他拖着到了一个山底下,喊道:“王大,给你送个新人过来,你给我好好的调教!”

在一堆石料后面转过来一个膀大腰圆的大汉,光头,脸上全是横肉,看看韩七道:“终于有新人来了,现在人手太缺了,这个廋了点,将就着用吧!”

“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多少人想着呢,等下工了请我们兄弟喝酒,把人先送给你了!”

“嘿嘿,一定,一定!把他松开吧!”

两个人刚把绳子解开,韩七就往外跑,那个叫王大的大汉三两步就追上了,一个胳膊就把他给按在地上:“我劝你还是老实点,这样会少吃很多苦头!”

韩七大哭起来:“怎么能这样,我老实本分的人去投亲,却遭此厄运,天那!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抓我做什么?要钱的话我让我姐给你们凑还不行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