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300章 为什么又打我

“你要告诉他啊,证人说话的时间还没有到呢,审案还没有说当事人没有说话,证人先出来讲话的,算了,这个事情你们平民是不会懂的,我只能告诉你什么事情都要讲流程,讲规矩,讲证据。现在当事人出来讲。。。”李东升鄙视的看了崔灿一眼道。

在崔灿要杀人的眼光中,一个老头战战兢兢的出来跪在地上道:“大老爷,事情、事情。。。是。。是这样的。。”结结巴巴的把事情的经过讲了:“小人张三,今日衙门里的大爷来我们村里收粮,开始收粮的时候,那位大人。。”指了一个其中的衙役:“从马上拿了一个斗下来,说就用这个斗收,那个斗比我们的大好多,我们村子里的斗都是在县衙备案的标准斗复制而来的,称的时候我们一石到他们那里只有八斗五,我们看误差太多,就跟他们吵了起来,然后大家就把他们围了。。。。”

“你知道围攻差役是什么罪名吗?”李东升选择性的跳过了大小斗的事情,直接吓唬村民:“就是造反知道吗?不管你们有什么委屈,都可以到县衙来上告,就算有天大的理由只要你围攻县衙下来的衙役,就是扫朝堂上各位宰相的面子,就是扫皇上的面子,历朝历代这种行为都是以造反论处。”

那老农被吓的跟个鹌鹑一样:“大老爷饶命,大老爷饶命,小人真的不知道啊。。。。”

“看你那忠厚的长相也不像是这种人,肯定是被别人蛊惑。。”

“李大人,你不要转移话题,我们现在说的是衙役下乡,换斗收粮,引起民变,,,,,”那个崔韬竟然还敢出来。

“崔族长,你的犬子再不牵回去的话,就不要怪我了。。。。”李东升脸色一冷:“引起民变这四个字是你儿子说的啊,那我现在就回城向刺史大人汇报,丰密地区有民变,求他派大军来镇压。。。。”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崔韬的脸上,崔灿恨恨道:“滚回去,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算了,他还是个孩子嘛。我就当他放了个屁。”李东升装作很大度的道:“现在当事人讲过了,现在轮到证人说话了。”

壮汉热泪盈眶,妈的,被打了十几个嘴巴子终于轮到我了。刚张开嘴:“大人,我。。。”

李东升努努嘴,王三又窜了出去,啪啪啪啪,正反八个,打的壮汉都懵了,为什么又打我?不是说让证人说话了吗?

金荣帮他们解开了谜底:“这么多人都看见了,就你抢着说话。证人是你自己说是就是的?证人是要当事人向县令说明,县令大人同意后才是证人,你这么着急讲话,肯定有猫腻在里面,你说该不该打?”

崔灿被李东升气笑了:“大人,这个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还讲不讲王法了?”

“请注意你的措辞,崔族长,什么叫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流程难道不对吗?先问当事人,再问证人,这个家伙一而在再而三的想说话,都没有经过我同意,要是在公堂之上早就给板子了。”

“张三,此事当时看见的都有什么人?”根本不理崔灿,李东升直接问老农。

“在场的人都看见了,”张三转身朝人群指了一下“他们都看到了。”

“哦,看到的人不少啊,你点名一个做证人吧。”

“这个。。。。”张三很犹豫,不知道点谁好。崔灿拼命的朝他使眼色,意思是让他找那个壮汉。

李东升咳嗽了一声:“崔族长,你不要妨碍司法公正啊,当事人找那个人做证人是他们的权利,你不要在里面掺和,要不是你是本地的乡绅,早就把你给赶出去了。”

还是没有抗住崔灿的压力,张三指了指地上的壮汉:“田六能给我作证。”

李东升点点头:“田六做证人是吧?”

张三点头道:“是。”

“他是你们村的?”

“是。”

“他自己有地吗?在什么地方?他的粮食收了没有?”

“他没有地啊,他家的地都被他给输了,现在就在崔家帮忙,有什么力气活都叫他干的。”

“自己没有地却搞的这么热心,帮村民卖了粮食又没有好处给他,真是**啊。呵呵”李东升笑道:“林捕头,等下查一查这个田六的底,我感觉有阴谋。。”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今天被村民给堵在嗮谷场上烈日下油都给烤出来了,这个仇是一定要报的,看到县令大人为自己撑腰,林伟大喜的应道:“是,大人。”

“李县令,你这就是明目张胆的袒护了,要知道我们崔家是五姓七望之一,在朝廷里也是有人的,掖县也不是你最大,你以为你可以一手遮天了吗?”崔灿看李东升死了心的要保这几个,也顾不上彼此的面子,直接撕破脸。

本来他的想法就是找个借口给李东升一个难堪,儿子出面打脸,老子打圆场,即扫了李东升的面子又不打脸太厉害,所谓的“斗而不破,”,这个就是世家门阀的政治,表面上大家和和气气,背后都在下死手。一个县城的小孩子,运气好找了个靠山,又考上了进士,能有什么社会阅历,听说在长安还是被人给赶出来的,只要让他知道我们的手段,以后还不是任我们掌控。

谁知道这个家伙不按常理出牌,上来跟本就不谈什么大小斗的事情,直接就说围堵衙役,然后又转移话题,用流程出错打了田六,让村民心里害怕,不敢作证。这个正所谓:你跟他讲法律,他跟你讲人情,你跟他讲人情,他跟你讲道理,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讲法律。

李东升道:“崔族长此言差矣,我大唐天子以武立国,以孝治天下,陛下任命我为掖县县令,那我就要兢兢业业的把事情做好,不让百姓蒙冤,不让老实人吃亏,所有事情都要认真仔细,避免出现差错。你对我有不满,可以去刺史哪里上述,也可以写信到吏部去。不过,本官断案的时候请你不要再插嘴了,不然不要怪我不给你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