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268章 有个秘密告诉你

?

结果不出所料,所有的仓库都是空的,里面什么也没有。闪舞从第一个仓库的震惊到后来的麻木,李东升跟韦易都觉得这个王泰真的是胆子太大了,倒卖粮食就没有这么没脑子的,一粒粮食都不留,要多脑残的人才能这么干啊。

大理寺跟御史也来人了。他们都是执法机构,贞观年间政治清明,毕竟是刚开国的时候,整体的风气还是积极向上,所以大理寺跟御史也只能抓抓小鱼小虾,这次听说整个义仓都空了,大家就像是闻到了腥味的鲨鱼,直接就游了过来。

直到今天李东升才体会出做官的快乐,那就是你一说话,马上就有人执行,你的一句话就能决定别人的命运,这个就是权力的滋味,就像那什么一样令人上瘾。

御史今天来就是收集信息,估计回城去整理材料,上朝的时候就去弹劾戴胄。李东升肯定也要被带上,不过他才干这个仓部主事时间不长,应该没有太重的处罚。

大理寺来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是具体办案单位,领头的一个又高又廋,皮肤雪白,连青色的血管都看的一清二楚,嘴唇很薄,细长的眼睛很有神,从来不笑,看上去就是一副凶狠的样子。35xs李东升跟他打了招呼,知道他的姓名—高正。

高正一来就把人员安排好,然后直接提审王泰,“王管事,我是大理寺的高正,现在对你讯问,这次事情很大,你就不要心存侥幸,给家人留条活路。”

王泰跪在大堂中间,已经没有一点李东升刚来时的口若悬河的样子,样子惨不忍睹,他大汗淋漓,浑身颤抖,嘴里嘟嘟囔囔,却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东西。不过高正见识过不知道多少犯人,这一点小伎俩根本不放在眼里。

高正道“义仓设立的目的,就是丰年收藏,以防灾年,前阵子我大唐远征突厥,前线粮食供应困难,皇上也没有想到动义仓里的粮食,你真是狗胆包天,竟然把整个义仓全搬空。”

王泰支支吾吾道“高大人,我是晋阳王氏子弟,请大人高抬贵手,日后必有厚报。”

高正一拍案几,大声喝道“不要跟我谈什么家门,就你这样的人物报上来也是给王氏丢脸,世家大族就做这些硕鼠的勾当?来人,看你这个样子也不思悔改,给我打。”

大理寺带出来的衙役应了一声,如狼似虎的冲上来,把王泰的衣服一扒,露出白色的内衣。闪舞王泰大惊失色,拼命挣扎“我是王氏子弟,你们不能对我用,,,,,”然后嘴里就被塞上了不知道什么布,散发着臭味,身体被两个人抬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瞬间的疼痛让王泰几乎晕过去,然后就觉得屁股一凉,裤子已被脱开,一阵剧痛就传了过来,他眼睛瞪的最大,嘴里塞着东西喊不出来,汗水立刻把衣服打湿了。

韦易跟李东升拿着账本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幕,一个人浑身是血的趴在地上,像蛇一样扭曲,发出“呜呜”的声音,李东升不忍看,韦易却扫了一眼“高大人,下手不要太重了,现在什么线索还没有呢,你这么积极小心有人说你灭口。”

黄振东跟着走了进来,看到刚才还侃侃而谈的王泰已经半死不活的在地上了,吓了一跳,不敢进去又不能走,在门口晃悠着。

李东升见了道“有什么事情就说,鬼鬼祟祟的在门口转什么!”

“回大人,小的刚才去问了那些兵士跟门口的民工,他们说这个仓库两个月前开始出运粮食,具体运哪里去没有人知道。”

“王主事,我看现在人证,物证俱全,你是脱不了身的,就不要想着自己一个人扛下来,然后家族出面保你。”高正靠在柱子上,慢悠悠的道“这个事情谁也瞒不了的,事情太大,说不定皇上已经知道了。”

还在地上呻吟的王泰听到这个话立刻反应过来,哭声震天“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这么多年就做了这一次,就被抓住了,世家子弟谁不去靠这个义仓弄点零花。”

高正讥笑道“哦,人家弄钱你也弄,被抓住还怨我。我明确的告诉你,你已经完了。现在就看你的态度了,说义仓粮食盗卖是谁主谋?是谁策划?是谁帮忙运输?买家是谁?”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只是个看仓库的,人家告诉我只要有人来装粮食就给他装,等新粮上市就还回来了,买家是谁我真不知道啊。”王泰还在那里哭天喊地。

“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高正被他也气坏了“你还想隐瞒,等我把这个事情报到大理寺里,就不是这么客气了,我们对怎么把人弄的痛而不死还是有点心得的。”

一听说要投到大理寺的牢里,王泰彻底崩溃“高少卿,我招,我招了……这些粮食都是我堂弟王敏劝说下官将其倒卖的,买家我是真不知道啊,都是一家人相信他我才把粮食给运出去……”

李东升一听王敏这个名字插嘴道“就是晋阳王氏的家的那个王敏?一个书生竟然能让你冒这么大的风险把义仓的粮食给盗卖?”

王泰哭着道“我只不过家族的一个旁系子弟,怎么敢跟他一的嫡系子弟争辩,他说了价高时卖出,价低时买进,这么一进一出就有大笔的收入,而且把义仓里的陈粮换成当年的新粮,也是功绩一桩。我怎么就鬼迷心窍的相信了他呢。”

高正道“那运输的是谁?这么多粮食就这么轻轻松松的给运走?”

已经开了口,那就索性一说到底。王泰也豁出去了,为了自己的性命“这里离渭河不远,直接安排民工运输,河里有船等着。”

就这么一问一答,这个案子的基本轮廓就出来了。一个或者几个世家子弟利用家族的旁系子弟掌管义仓的时候,威逼利诱仓管主事盗卖粮食,从中赚取差价。说完了以后,他还偷偷道“大人,我说一个秘密,能给我个机会活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