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266章 竟然真的烧了

?

户部的人发现这几天竟然看到混日子的仓部主事李东升竟然开始努力的工作了。每天都早早的来,很晚才走,还写写画画,不知道忙些什么。

有好事的小吏还跑去问黄振东“李主事每天忙什么啊”

“不知道啊,大人们的事情谁敢问。”黄振东苦笑道。

“切,跟我还保密,谁不知道李主事对你青眼有加。”那小吏还不死心。

“真不知道啊,李大人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做事滴水不漏,他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你肯定不会知道。”

两个人闲聊了几句就散了。黄振东进了李东升的房间“大人,你真准备搞这个事情?”

“是啊,难道有什么不可吗?”李东升正在那里写着什么,随口回了一句。

“这个触碰了很多人的利益,恐怕对大人的前途有碍啊。”

“没有关系,就是正常的工作,怕什么。”

这天李东升把写好的条陈让黄振东带给自己的顶头上司户部侍郎崔韶,请他查看是否合适。崔韶今年四十多,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平时见人都是未语先笑,在户部人缘很好。闪舞听到这个上任快几个月的下属破天荒的给自己来个条陈倒是奇怪。笑着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李探花竟然给我条陈?”

黄振东听出领导心中的不满,意思这么长时间了你才来汇报工作,还不是本人,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连忙答道“启禀侍郎大人,李主事他主要先了解仓部情况才好有的放矢,是做事稳重啊。”

崔韶笑了下,未置可否,低头认真的看起条陈来,越看眉头皱的越厉害“这个是李主事想的?”

黄振东恭敬的答道“是啊,他说这个可以加强管控,防止贪腐。”

“胡闹!”崔韶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少年意气,一点也不考虑实际情况,大家都是古法循事,他却是别出心裁。天下仓库何止千万,他这个什么仓库守则一旦下发,要多多少事情?这样就能防止贪腐?”

黄振东被训的大汗淋漓“是,我回去把郎中的意思跟李主事讲下。”说完,转身就如同逃难一样离开了办公室。

李东升对黄振东给的回复到是没有什么意外,但是他也反省了一下这么长时间没有去汇报工作还真是自己不对。35xs他笑着安慰黄振东“没有事,他是针对我的,你不用怕。”

“大人,是不是先暂停这个守则的下传,否则定有大事。”黄振东还是有点担心。

“你啊,就是胆小,我们就先找个仓库试点,让他们先试行下。看看效果再说。”李东升美滋滋的道“这个就叫特区,要给政策啊。”说着,自己笑了起来。

黄振东看着李东升笑的如此诡异,心中一凛,难道大人真发现什么了?

这一天,李东升带上黄振东以及一干人等,下去巡查工作,去离长安最近的“义仓”检查。义仓,是最早直接以备荒救灾为主要目的的粮食储备仓。初见于隋朝,平日积粮,在灾年通过赈济、借贷等方式救济灾民。

一群人顶着烈日浩浩荡荡的来到义仓的门口,就见一个白白胖胖的矮子领着一群人在等着他们。看到李东升,连忙上前行礼道“下官义仓管事王泰见过大人。”

“免礼。”李东升淡淡说了句,他在下属面前也要是摆出一副官员的样子,不能跟下属嘻嘻哈哈的,那样会被御史弹劾,说他有碍官体。

那王泰个子不高,但是接人待物倒是一把好手,跟同来的户部人员问好后,走到李东升前面“大人,你第一次来义仓,我给你介绍一下。义仓是前朝始见,我朝立国以后更加重视,就连前次远征突厥也没有动仓里的粮食。大人请进,义仓一共有八个仓库,可储粮”

李东升带领一群人跟着王泰在义仓里边走边看,王泰从义仓的结构、储粮数量、现有人员,仓部拨款、粮食调配等方面给领导们做了汇报。数据是随口就来,人员名字也记在心中,给人一付他对这个义仓最了解,对这个工作最用心的感觉。

李东升也不正面回应,就这么听听走走,只有黄振东在哪里偶尔接上几句话。说话的功夫走到了最里面的一个粮仓,这个时候王泰道“大人,我们已经参观完了,请到官厅休息一下。”这么热的天,走这么远的路的确是很辛苦。

“休息等会吧。”李东升掏出折扇扇了几下,轻声道“既然走到这里,就把仓门打开看看,正好王管事对储粮记得这么清楚,正好来对一下数字。”

说完这句话,李东升就盯着王泰的脸上看,一般被突然袭击的心虚的人脸色肯定很难看,王泰到是笑容自若“随机开仓检查那是应当的,下官立刻命人去拿钥匙。”

招手叫过来一下小吏,低声吩咐了几句。然后他笑眯眯的继续跟李东升东拉西扯,李东升看到仓库外面好多衣衫褴褛的民工,问道“他们是?”

顺着李东升的眼神看过去,王泰道“回大人,他们是运送粮食的民工,就在这附近等着活计,运进运出都要他们。”停了一下道“下官不准他们靠近义仓,防止他们做饭时的火星引着义仓。”

李东升看了他一眼,王泰连忙道“仓库事务,防火为第一啊。我正在跟户部申请买些水缸摆在仓库周围,有什么险情可以及时的处理。”

这个时候黄振东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大。。大人,好像仓库后面着火了。”后面的那些随从也惊叫起来“救火,救火。”

王泰也大惊失色,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哨子,这个时候放到嘴里急促的吹了起来,吹了几声后,大喊道“所有人救火。”

那火头就像有了浇了汽油一样,突然一下就起来,无数的人端着水盆、木桶去扑救,可是毫无用处。为了防止引到周围的几个仓,王泰只能安排人搞了一个隔离带,大家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仓库的粮食被烧的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