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216章 有人用你的歌装逼

?

李世民哈哈大笑“哦,爱卿竟然还会这个?我今天也欣赏下!”

唐俭也不含糊,点头躬身退下。35xs王德也兴奋的直搓手,哪里还有一点大内总管的端庄。

李世民眼睛一瞄“王德,你这麽兴奋干什么?看你的样子他真的给了你好多钱!哈哈哈!”

王德讪笑道“皇上等下您就知道了!”

这个时候下面已经开始,“狼烟起,预备唱………”

“狼烟起

江山北望

龙起卷

马长嘶

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

纵横间

谁能相抗

恨欲狂

长刀所向……”

“嘶”听到这首歌开头的李世民与众臣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歌…………好像就是为他们写的,他们想起了晋阳起兵,南征北战,把国内的对手什么窦建德,李密,王世充等枭雄剿灭,然后忍辱负重,跟李建成,李元吉斗,玄武门之后大家才有了今天的好日子,就像歌词里唱的“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大家听着歌声,陷入了回忆,都有点痴了。

王德跟唐俭都急了,花这麽大的心思,还得罪了所有的军方大佬弄的这个场面,看台上的人竟然一点表示也没有,难道皇上不开心了?没有理由啊,皇上明明是那种我很棒,我最厉害,你们来夸我啊的傲娇男,难道夸的不够狠?唐俭心道就看最后一句了!

这个时候歌曲也到了最后的高潮“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大唐

要让四方来贺”

城头上的李世民猛地鼓掌大喊道“好,唱的好,重重有赏!”其余的大臣们也纷纷叫好,“这歌唱出了我们的心声啊!”

“不错,虽然曲子有点奇怪,但是气概豪迈,让我想起了征战岁月!”

“呜呜呜,这个歌唱的多少手足忠魂埋骨他乡,我想我的兄弟们了!”

“你不要说了,说的我也好心酸,我也忍不住了……哇”

好嘛,城头上群魔乱舞,有鼓掌叫好的,有痛哭流涕的,有暗中流泪的,有发呆沉默的,唐俭跟王德这才松了一口气,对视了一个眼神妥了!

下面的将士们唱完后,仍然站立不动,沉默的等待李世民的训话。闪舞李世民檫檫眼角的泪水“今日是我大唐最重要的日子,我们经过几年的励精图治,终于打败了那个在北方的庞然大物突厥,当然他趁中原内乱,袭扰边境,杀我汉人百姓,甚至打到了长安城下,但是我大唐上下一心,几年内就灭其国,擒其酋,那是你们的功劳,是你们在冰天雪地的草原上去拼命,去冲杀,大唐百姓不会忘记你们,我不会忘记你们,史书上一定会记得这一仗,你们就是今天的霍去病,卫青,我宣布这次战争所有的缴获都归你们自己,所有的军功奖励都按双倍计算!”

房玄龄听到李世民说缴获的时候就拽他的衣角了,听到他说军功的时候就想上去捂住他的嘴,可惜还是没有拦着,跟杜如晦,长孙无忌他们一样都长长的叹了口气!

城下的将士们都是大喜过望,向来鼓励士气最好的办法就是重赏,大家集体跪地欢呼“谢陛下赏赐!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世民在城头上手舞足蹈,心中欢喜无限,感觉自己这一辈子最开心也就是这个时候了。

长孙无忌他们看着喜不自胜的皇上,都摇了摇头算了,今天的好日子何必去刺激他!

唐俭让唱歌的士卒退了下去,又来到城墙下面躬身道“启奏皇上,微臣还有一个东西想请皇上观看。”

刚才的这首歌让李世民心情大好,看唐俭也十分的顺眼,高兴道“好,有什么好玩意尽管呈上来!”

唐俭道“是一场比赛。”然后手一招,就看到有人在门前的广场上摆开球门,然后两队身着黑红两色盔甲的战士进了场,王徳在李世民身边解说“皇上,这是在军中最近流行起来的比赛”

太极壂旁边的小屋子里,程处默,李思文他们几个级别低,上不了城头,只能在屋子里等自己的长辈结束了一起回家。

几个人还在那里埋怨李东升“你脑子不好?这个时候顶撞皇上?到手的爵位丢了。”

“看你平时都聪明,关健时刻就不行了,你看我们都是五品了,下次见到要行礼知道不?”

“你怎么想的?这个时候让皇上下不了台,你还想考进士,做梦吧!皇上稍微暗示下还有人敢录用你?”

李东升心想这难道就是唐朝的你让我不舒服一阵子,我让你不舒服一辈子?不过他还是笑道“皇上胸怀万里,又是你们这样的小心眼?”

“你还笑的出来?估计明天就对你有说法!”程处默比李东升大,对他就像自己弟弟一样,不,比弟弟还好,最少出来玩他从来不带弟弟。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隐隐约约的歌声传了过来,几个人疑惑的抬头“在宫里唱歌?”

“还唱精忠报国?”

“没听说大总管有这个安排啊?”

正在迷惑的时候,李思文突然道“不好,有人用东升的歌来拍马屁!”

“我靠,谁这么无耻,不要让我知道,不然的话我一定把他的屎给打出来!”

玄武门的城头上,气氛已经到了高潮,“跑啊!”

“旁边有人,绕过去对了,传球!”

“唉呀,这个还会丢球!”

李世民也是看的眉飞色舞,激动的在上面大呼小叫,哪里还有一点天子端方得体的样子,平时对皇帝礼仪最关注的魏征也顾不上去喷口水,也在那里指手划脚,弄得旁边的人都离他远点。

武将们在墙头上也是看得热血沸腾,看到下面球员的失误,骂骂咧咧,恨不得把球员赶下去,自己取而代之。

长孙无忌他们文臣虽然也很狂热,但是好歹也保持了帝国重臣的风度,但是总觉得跟墙头上暄热的气氛格格不入。

比赛很快就完了,李世民看的意犹未尽,看着自己身边还在讨论胜负,战术手段的臣子,突然问了一句“刚才那首歌是谁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