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185章 政事堂

?

听了杏的话,钱多多两眼顿时放了光:“到底什么情况?”

见钱多多急成这样,杏也不敢拿姐开心,笑道:“我听到使者传讯,就去尚书府找菊打听消息,听菊说东升大哥在突厥立了大功……”

“啊?他还去杀敌?他那么瘦,,,刀剑无眼啊”钱多多脸立刻白了。35xs

“不是杀敌呀,是他造了一个新奇的东西出来,这个东西……很厉害的!”

钱多多松了口气:“他就喜欢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马掌是什么东西?”

杏也了解,只能把菊的话说给姐听:“菊说就是在马蹄上钉个什么东西,有了这个马就不容易摔倒,说皇上看到这个报告很高兴,要给东升大哥记功呢。”

杏说完了也很兴奋,自己家的姑爷竟然被皇上记住了,还要记功,太厉害了。

钱多多神情也放松了下来,这阵子压抑心情仿佛被一阵风吹走了一般,现在心中所想着的,只有满满的思念,

“定襄城打下来了,大军应该回来了吧?”钱多多低声道,眼里全是希冀。

“没有啊姐,我听菊说咱们还要往北边打呢,说是要报仇,一定要抓住那个坏大汗。”

钱多多非常失望:“还要打啊?那要什么时候才回来呢。闪舞”脸上的神情又暗了下去,菊笑着道:“好了,姐最少我们知道东升大哥的消息了,我们回房去看看他作的诗吧。”

长安城里,对于突厥的战事,朝野上下,自从上次李靖占了恶阳岭以后,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动静,天寒地冻的要攻城的话,可谓是旷日持久,没有一年半载,突厥人的城池也攻不下来。

这可是攻城战,听说定襄城那个地方,连棵树也没有,光秃秃的,做攻城梯都没有材料,慢慢耗着呗。

因而长安城里的人们对于突厥来的消息,并没有太多的期待。

但是不期待的人里绝对不包括李世民。他每天上完朝后就等着前线的战报。今天又是叹了口气,道:““唉,打个仗真是揪心啊,我真后悔一冲动就在这个天气派兵出去。”

褚遂良在一旁颔首道:“陛下,既然出击了就不用太过担心,此次出征突厥人也是机会。”

李世民站起来手背在身后转了两圈:“这突厥人,乃是我汉人心腹之患啊,从前朝开始多少年来,他们一直都是汉人最可怕的对手,每次中原虚弱的时候他们就来进攻,不除掉突厥,真的是寝食难安啊。闪舞”

他说着,又叹了口气。褚遂良道:“皇上这段时间叹的气比以往要多多了,陛下近来忧心忡忡,你要保重身体啊。。”

李世民转了转:“现在说这个也没有心情,去政事堂看看。”

两个人动了身,一路直奔政事堂,早有宦官进去通报。

长孙无忌、房玄龄他们得了消息,听说皇上到了,赶紧出来迎接。

李世民笑道:“在宫里一个人老是乱想,就过来看看你们,不耽误你们的工作吧?”

长孙无忌跟房玄龄连忙道:“陛下莅临不胜荣幸。”

长孙无忌咳嗽一声,想了想,道:“陛下是担心突厥战事吧。”

李世民道:“不错,我想着塞外天气寒冷,生怕有什么意外。”

房玄龄笑着道:“陛下,此次行动我六路大军齐头并进,又有药师指挥,其余的几路总管都是绝代名将,有什么好担心的。”

李世民苦笑摇头:“虽然话是这么说,药师也拿下了恶阳岭,但是定襄是座坚城,我军又缺少攻城器具。。。””说着,走进了政事堂,长孙无忌等人立即跟了进去,房玄龄道:“药师打仗向来天马行空,我们就不要操心了。”

李世民坐下之后:“自从大唐建立以来,突厥是年年寇边,我也是防不胜防,还有渭水之盟,真是我的奇耻大辱啊。”

长孙无忌等人立刻躬身道:“是我等不才,让皇上受辱。”

李世民摇摇手,叹了口气:“不关你们事情,是我大唐刚建,国力不够,此次只要把颉利打痛,最少能稳定十年,到时候再出塞去跟他一较高低!”

几个人在政事堂就这么说着,然后有个宦官急行过来:“长孙大人,房大人,突厥的战报到了,卫国公夜袭定襄城得手,现在我军已经在城里修整了。”

“什么?定襄城已经打下来了?”屋子里所有人都围了上来。

“快念啊,发什么楞啊。”李世民急不可耐了,恨不得把奏章抢过来。

听完宦官读的奏章,李世民仰头哈哈大笑:“好好,药师真是我朝的军神啊,这下子我大唐就在草原上扎下根来,以后进退都在我手。哈哈啊”

长孙无忌、房玄龄他们立刻满口称颂:“吾皇天命所归,定襄城不战而取,此次作战定然大胜而归。”

李世民心情大好,立刻让御膳房准备酒席,今天要跟众位宰相不醉不归。酒桌上李世民一扫前段时间的阴霾心情,谈笑风生,对李靖报上来的有功人员,都是一律照准,康苏密还特地给了个虚的的侯爵,以奖赏他献城有功。特别是提到了萧皇后跟杨政道也被俘获,不日即将护送至长安。

酒过三巡,李世民兴致勃勃的说起了突厥战事,突然提了一句:“怎么这次行动里没有李东升?他献的那个马掌、口罩、手套、还有什么橄榄球都是好东西,特别是马掌,可以说是此次出征的关键啊,等回来一定要封赏。”

长孙无忌笑道:“皇上,李东升可是国子监的学生哦,你奖赏军功我怕他不接受啊。”

“他敢?我做事就是要奖罚分明,有功不赏不是我的风格,让别人怎么看我?”李世民酒有点多了:“他一个文人去战场还能立功,不错不错。”

褚遂良有点酸,才十几岁的人就简在帝心,再大点还得了:“皇上,李靖是他伯父,这个功勋会不会有蹊跷啊?”

房玄龄奇怪的看了看褚遂良一眼:“登善多心了,药师不是这样的人。李东升此子我看他天资聪颖,做事不拘一格,是难得的人才,他能做出这样的东西不奇怪。”

褚遂良还要说话,李世民摇头道:“你们不要争论了,等药师他们回了长安,我要见见这个李东升,我也很好奇啊,年纪轻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