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184章 相思入骨

城里欢乐的气氛与李东升无关。他正悲惨的趴在伤兵营的床上,旁边是跟他一样受伤的程处默、李思文、尉迟宝林。尉迟宝林顶着两个熊猫眼,脸上贴着字条昂头喊道:“不要再说了好不好,我都被你们又打了一顿,还要我怎么样?”

“对3,还要怎么样,你说你老爸好端端的把我们打的下不了床。现在拿下了定襄城,我们四个一点功劳也没有,白跑了这一趟,你说怎么样?”程处默骂骂咧咧的道。

“我也不想啊,我的眼睛现在还睁不开呢。你们下手真TMD狠。”尉迟宝林把牌拢了一下道:“不要,我也是长途跋涉到这个地方,下次再也不跟我爹一个队伍了,真是害人啊。等回家我跟我娘说,让他回家也尝尝被打的滋味。”

“啊?你娘真打?我以为你那天只是喊了玩的。对5。”李思文也趴在床上,还盖着几个被子。几个人被打了以后还是继续打扑克,没有办法,这个时候的娱乐项目少的可怜,下棋的话玩的人太少了,这两个人玩,另外两个少爷不高兴,反正同病相怜,就继续玩斗地主了。

这个项目李东升发明了以后,迅速风靡了整个伤兵营,由于前期的伤兵营条例得到了认真的贯彻,整个营地井井有条,李东升这个名义上的长官都不问事,反正有伤在身,就用这个借口偷懒了。

“你们就继续在军营里混吧,我是怕了。等回长安我就辞官,太吓人了,说打就打,一点余地都不留,最少也给我们垫块皮子吧。”李东升眯着眼睛,:“哥是才子啊,现在来帮忙的,竟然还被打,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我要回去考进士,做文官。”

其余三人顿时沉默,妈的,你有才华了不起吗?刺激我们。情绪立刻低落了下去,这个时候帘子被掀开,四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牌放到了怀里,李思文道:“此次出征我觉得还有以下几点不足,第一。。。。”

“好了,不要装了,是我给你们送吃的来了。”裴胜笑着道:“要是大总管来了,外面的几个哨兵早就进来报信了吧。不错,有进步,知道派斥候了,有进步。”

“别废话,给我看看今天有什么好吃的,我们是跟东升沾光啊。”程处默闻到香味迫不及待的问道。

“嘿嘿,今天是好东西哦,老母鸡炖牛鞭,大补啊。”裴胜朝程处默挤挤眼,:“就怕你们吃了会上火。”

“老母鸡扛枪?这个是好东西。”李东升赶紧拿起勺子喝了几口汤,味道鲜美,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裴胜,你不要在军中做官了,回去长安开个酒楼保证赚的比在军营里多。”

裴胜用幽怨的眼光看着李东升,我看你们几个少爷受伤了,是个拍马屁的好机会,为什么要跟你们搞好关系,不就是为了要升官嘛,你现在竟然建议我回家开酒楼?

“嘿嘿嘿,东升啊你年纪不大,懂的不少啊。”程处默也坚持站了起来,抢着喝了几口,又对着裴胜道:“不要用那种眼光看着东升,我们知道你是个官迷,放心吧,你这次擒获突厥间谍得知颉利的位置以及定襄城的兵力配置,绝对的大功,李东升已经决定回去考进士了,这个功劳全给你了。”

裴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大的一个馅饼砸的他头昏眼花,李东升笑道:“裴兄,你我的关系就不要说谢谢了,以后多做的点吃的过来吧。”

李思文根本头也不抬:“对,你放心,有我们四个人担保保证没有人抢你功劳。”

尉迟宝林也不甘示弱:“我爹是副大总管,你的事就放心吧。”话音刚落,屁股上多了三只脚:“吗的,说了多少次,不要在我们面前谈你爹。”

“啊。。。。”惨叫声直入云霄。

长安城,长乐坊。

钱多多又醒了,大眼睛在眨啊眨。外面的天色还是那么暗,偶尔听到更夫打更的声音。自从李东升出征以后,她就开始失眠,夜里老做噩梦,有时梦到李东升被突厥人用刀砍,有时梦见李东升从马上掉下来陷入重围,有时梦到李东升没有东西吃在地上到处挖草吃,还梦到李东升犯了军纪,被李靖拖出去打板子。

反正梦倒李东升的各种不幸,要是李东升知道他在小萝莉的梦里死的这么多姿多彩,也该含笑九泉了,不过被打板子还真梦准了。

夜里睡不好,白天就懒洋洋的没精神,从李东升转头离开的那天开始,钱多多就每天坐在这个花园里发呆,就一个人坐在亭子里,静静看着枯树发呆,一坐两个时辰,现在还是正月,外面寒风料峭,钱首富怕她冷,就用绸缎把亭子围起来,然后劝导:“乖乖啊,爹知道你想念东升,但是你也要保重你自己啊,你看天这么冷。。。他回来也不想看到一个憔悴的你吧。”

钱多多也强颜欢笑:“爹,我知道的,但是就是忍不住。。。”钱首富也没有办法,叹口气走了,然后让人送来暖手炉还有皮裘。

无论天气好坏,钱多多每天都亭子里坐一阵,偶尔也叫上小杏陪着,还特地让钱首富准备了马车,去了趟龙首原,在李东升诗会的地方呆了很久,一会儿笑,一会儿哭。

她虽然年纪小,但是心里已经有了他的身影,对他那么宠溺,为了她做了冰糖霜、做了黄金鸡腿、还做了花露水,每次想到他坏坏的笑跟温柔的眼神,都是那么开心,再想到那天下午的第一次见面,就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线把他们的心拉到了一起。哭与笑,悲与喜,都是因为他。

远处,小杏的脚步声匆匆跑来。作为钱多多的贴身侍女,她的任务就是让小姐开心。

“小姐,小姐!”小杏跑得很急,蹦蹦跳跳跑到钱多多身前弯下腰,小手叉着腰喘息。

钱多多懒洋洋的看她一眼:“这么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

小杏咯咯一笑,接着满脸兴奋道:“小姐,你这个话说的好像你多大了一样,我在大街上听到了有使者在报捷,大唐已经占了定襄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