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5:44

最新章节: 想到以后要被这样的一个人给盯着,周兴不由得心里发寒,他努力要维持住体面,嘴里却很虚:“公爷,我不过是一个小卒,你又何必为难我呢?”李东升站起来拍怕他的肩膀:“你可不是小卒,你是先锋啊。既然想着在我的头上拿好处,那就要看看你的头够不够硬。”搂着快要崩溃的周兴到房门口,轻轻的推了出去:“你回去告诉你们

第171章 反攻

颉利闻言之后,脸上神色好看不少,昨天在城墙上决定不出击,也有点伤害他的威信。

“放屁!你这老东西除了溜须拍马,简直一无是处!现在不出击,等唐军的援军到了之后,营地加固,那个时候我们悔之晚矣!”阿史那怒视着康苏密,破口大骂。

康苏密老脸涨红,回骂道:“放肆!你个小崽子出言不逊,且不说马邑城内的唐军驻军,尚有李世勣正在赶来的路上,这两员皆乃大唐军队之中的有名的大将,万一在我等攻打恶阳岭之时忽然出现,到时候你死了不要紧,连累了大汗怎么办?”

两人互相叫骂,在旁边看热闹的不嫌事大,时不时也插上几句话,一时间房间里叫声震天。最后阿史那把刀拔出来,要不是有人拦着,他准备动手砍了康苏密。

颉利脸色阴沉的坐在主位,一双野狼似的眼睛狠狠的盯着阿史那几人。

敢在他面前如此肆无忌惮的吵嚷喧嚣,拔刀相向,显然根本就没将他这个大汗放在眼内,他颉利的威望已经不足以令这些部族首领噤若寒蝉,忠心追随。

“砰”颉利一脚把面前的矮几给踢翻了,桌上的茶水、笔墨撒了一地。正在吵闹的几个人才反应过来,大汗生气了。看着脸色铁青的颉利,几个人还不服气,互相用眼神攻击对方。

颉利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明日出兵,夺回恶阳岭!”颉利一开口,便来了这么一句。

几个刚才还在争吵的人都楞了一下,但立刻便明白了颉利的意思,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齐声道:“谨遵大汗吩咐!”

很明显,颉利选择了阿史那的意见,先打下恶阳岭试探下唐军的实力,以此行动来维护自己在东突厥之内的威望。而在座几人,都是他的心腹,知道了他的心思。这个时候,不管心里怎么想,谁也不敢在颉利面前说一个“不”字?他们要做的只是执行。

“很好!”

颉利满意的颔首微笑,慢慢道:“诸位今日修整备战,明日就由阿史那你带五千人出去攻打,执失思力你带四千人做预备,等杀了李靖,我们再在这里一起庆祝!”

几人赶紧起身齐声道:“一定竭尽全力!”

第二日,正在紧张关注定襄城的哨兵,忽然听到城门内一声锣响,南边的城门意外地被打开,吊桥也缓缓放下,哨兵连忙往营地传信,:“突厥人要出城反攻了!”

营地里,所有人都行动起来了。大家对突厥人出城反攻早有心里准备,也没有什么慌张。

薛礼将手中的横刀扬起,率先向着北面而去,带着四十名斥候在跟突厥人的斥候对峙。双方都在那里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薛礼身着轻甲,突厥人有骑兵要冲锋时,雪后的路面面光滑,突厥人的马奔跑的不快,被唐军仗着自己的马钉了马掌,比他们的马要稳健。突厥人在损失了七八人之后,也不肯往前,甚至有人开始寻找其他的地方,要绕道侧后伏击唐军。

薛礼看见对方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知道对方的大军也快要到了,马上命令向后撤去。

对岸的突厥人看见唐军后撤,一时之间也不敢妄动,一刻钟之后,犹如一阵洪流滚过,突厥人的精锐骑兵在阿史那思摩的带领之下,来到了河边。

“唐军有什么动向?”阿史那将突厥的斥候首领叫来,问道。

“只发现唐军的斥候,跟我们对峙了一会,我们损失了几个弟兄,这些唐人十分的狡猾,见大军来了许多人他们接就跑了。”

“唐军难道要死守营地?‘阿史那思摩纳闷了,李靖的名声他是知道的,这个恶阳岭无险可守,就是一个丘陵,主要是靠着定襄城,才有战略价值。他摇摇头,将手一挥动,喊道:“突厥的勇士们,前面就是恶阳岭,唐人卑鄙无耻的偷袭了我们的牧民,他们储存的粮食和牛羊,被唐军抢走了,现在我们去把东西夺回来,这些粮食就将成为我们度过冬天的粮食,让唐军在我们的铁蹄下颤抖吧了。”

“维达尔,你带领这五千人,用我突厥最精锐的战士去把营地夺回来,这一仗你要是打的好,我就向大汗提议提升你!”

维达尔笑了一声,喊道:“可敬的长生天,我们勇敢的突厥人,钦佩的是杀敌的勇士,你就看我们的本事吧!”

五千人马蹄飞扬,向着营地飞驰而去。看到突厥人要到了,李靖大喊了一声:“上马,射!”

唐军用突厥人的弓箭射突厥人,不知道颉利他们知道这个情况后会什么表情。此时他们在山顶,居高临下。

三千人同时搭弓射箭,李东升只听到耳朵“嗡”的一声,弓箭就像是电影英雄里那样射了出去,跑在前方的突厥人有人从马上跌落下来,还有的战马也扑通的跌落在地上,射完之后,第二支箭已经举起,随着一声指令,第二轮箭雨又一次射出去。

三轮箭雨过后,突厥人已经冲到了恶阳岭的前方,唐军将弓箭都放在腰间,李靖喊道:“走!”传令兵大声的将李靖的命令传出去,三千骑兵就像是闪电一般向着反方向冲了出去。

维达尔看到唐军竟然掉头跑了,心中纳闷,这个是什么情况?不过他的骑兵都跑了起来,不能停的,只有硬着头皮冲上恶阳岭。岭上的营地里,空荡荡的,维达尔看了一下,没有什么危险,看到李靖的骑兵还在山下停了下来,他的手一挥,带着骑兵冲下山去追杀唐军了。

李东升口干舌燥,心脏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他知道这个是肾上腺素上升的表现,不过不能怪他,上次冲锋是在夜里,他根本感觉不到骑兵冲锋的威力。今天他看着几千突厥人喊着“荷荷荷”声音从山顶冲杀而下,那种震撼人心的冲击力把他弄的心神激荡。

王三看了激动的李东升说了句:“李参军你别是吓尿了吧。”

李东升恨不得用针把他的嘴给缝起来。

看到突厥人冲山顶冲锋而下,越来越近,他们也掏出了弓箭,李靖又喊道:“分。”